🤫

妒忌与暴力的根源:模仿欲望

image

ReneGirard 生于法国阿维尼翁,逝于美国加州斯坦福。吉拉尔是法国人类学家和哲学家,法兰西学术院院士,“欲望的模仿理论”的创始人。他的研究兴趣和影响力极其广泛,在文学批评、批判理论、人类学、神学、心理学、神话学、社会学、经济学、文化研究和哲学都有成就。

他以模仿欲望而闻名,同时也是 Peter Thiel 的精神导师。

基本概念

勒内·吉拉尔的理论大厦的奠基石是「三角欲望」,后来也称之为「模仿欲望」。他首先指出:在人(甚至动物)的行为中有一种模仿特性,一种模仿同类的愿望。这个模仿对于文明的人是必不可少的。人要通过模仿学习讲话、走路、遵规守法、参与集体活动 等。但必须区别习得模仿和竞争模仿,他研究的是竞争模仿。竞争模仿也称「对抗模仿」。

人基本上被「模仿欲望」支配着,人希望得到一个客体是因为另一个人也想得到它 。

莎士比亚有句名言:“你所以爱她,因为晓得我爱她。”(注:参见莎士比亚《十四 行诗》第42首。)在吉拉尔看来,一个人爱一个女人,不是自发的爱,而是看到他者也在爱她,他也想模仿他者,爱这个女人。他把他者视为他的朋友、楷模,才追求这个女人 ,如果他者不爱她,那么他也不会爱她。

简言之,人不是直接自发地产生欲望,而是通过他者激发欲望的。过去,人们普遍认为主体想得到客体,这是两者之间的直线关系。 但吉拉尔认为:在两者中还穿插一个介体,形成等腰三角形。他者充当介体,既是楷模又是敌手。因为他者也在觊觎客体,从而阻挡主体达到客体,主体与他者之间产生激烈的竞争,这就叫做「模仿竞争」。

关于暴力,他认为:人相互性模仿竞争消除了差异,趋向同一性,许多具有差异的人为了追求同一欲望而互相冲突,共同希望得到同一物体,进行一场激烈的竞争和冲突,从而导致社会的一片混乱,威胁团体和社 会的团结。这场冲突的解决方法是团体同意找出一个所谓「罪犯」(一个人或一个部落) 承担这场冲突的责任,团体在集体屠杀中启动牺牲机制,杀害一个替罪羊,牺牲一个无辜的受害者,挽救整个社会,调和了团体的矛盾。

危机平静后,这个受害者被神圣化, 因为,他既承担动乱的责任,又承担秩序恢复的责任。

1. 不要模仿你的邻居

我们不是想要东西,我们想要证明存在

我们通过模仿别人来观察和学习,而我们从别人身上学到的最重要的东西就是欲望。人类是模仿的动物。我们在进化过程中超强地做了一件比别人更好的事:通过观察和模仿别人来学习。所有欲望的真正根源,从来不在于我们追求的对象或体验,而在于我们从他人那里学会了想要这些东西

神经学的深层次上,当我们观察别人并模仿他们的欲望时,我们与其说是获得了对那个物体的欲望,不如说是学习模仿他人,努力成为他们或成为他们。吉拉德称这种现象为模仿欲望。我们不想要,我们想要成为。

而物品本身构成了我们日常活动和关注的大部分,但它们是短暂的,重要的是其他人 —— 想想买买买之后的空虚感。我们感知这些事物的方式以及我们对它们的关心程度,绝大多数都受到我们所关心的榜样的意见的影响。

模仿对象的差别带来的心理因素

模仿的对象(即模型)有两种,一种是距离很远的「英雄式模型」(如上帝,已经去世的大师,或者距离/阶层差距很远的人),另一种是距离很近的「亲密关系模型」(如领导、家人、朋友)

前者能成为榜样,激励我们。我们也会赞扬他们,不断的和自己比较。而我们也不用担心会追上他们,超过他们,像一个「愿景」不断地去追寻。

但后者往往会变成我们的对手、障碍。会让你难受,一方面你想成为他们那样,另一方面你又担心被说成是模仿者,继而进化为妒忌。

所以回看日常的冲突,不是英雄那样的克服一切困难的冲突,而是和想要模仿的对象的之间的地位的竞争(达到并取代),而地位游戏本质上是零和游戏。—— 一个团队只能有一个 leader,一个部落只能有一位酋长。而越是亲密关系成为模仿对象,越容易出现这种冲突。

这样,我们就陷入了深深的焦虑(甚至抑郁),继而会产生争吵。所以我们争吵不是因为我们不同,而是因为我们是一样的。

而接下来你会发现,斗争激烈不是因为利益巨大,而是因为利害关系太小了。因为巨大冲突往往是非对错明确,可以被解决。但是利益太小,导致师出无名,只能下黑手,失去合法性。(基辛格说:如果有形成珍珠的条件,就一定能找到沙子)

因为利益太小,没有合理性的解决方案,最终会变成死亡决斗,迫使某个人退出游戏(比如合伙人分家、断绝家庭关系等)

2. 时间向前推进

从周期时间到线性时间

在基督教之前,人类认为时间是周期性的,无论你做什么,世界总会回到原点 —— 这种观点隐含的是人类的主观能动性并没有价值。

但从希腊人开始,经过基督教作家如 St. Augustine 的加速,西方哲学被定义为走向天堂般的完美。西方人把进步、进化和创新视为同义词。我们认为,增加的自由和知识只受到时间流逝和积极致力于创造更美好未来的限制。就像自然法则一样,进步就像春天樱花开放一样不可避免。

image

人类是面向未来的生物。如果我们对未来没有一个积极的愿景,我们就会成为当下欲望的奴隶,在日常生活的痛苦中崩溃。

如果认为世界是周期性演变的,那么基督教揭示了替罪羊现象的根本不公正。所有的替罪羊都是内部人士和外部人士。他们必须立刻成为圈内人,成为社区的一部分,但也必须成为社区问题的外来者。

牺牲是一个社会事件。没有牺牲,人类就不会有文化。所有的人类社会都是围绕着宗教建立的,因为宗教是和平解决替罪羊问题的唯一途径。当人类陷入模仿危机时,暴力只能通过谋杀替罪羊来解决。这种一次又一次地杀害受害者的过程是古老社会的主要和平药丸。

一个社区不能把某人当作替罪羊,除非它认为替罪羊是有罪的。这就是为什么找替罪羊必须是无意识的。一旦进行集体仪式,暴力就会被排斥,社区的和平就会恢复。

通过献祭,人类用暴力包容了暴力,因为牺牲拯救了社区免于自身的暴力。这个牺牲的模式,往复循环。

线性时间如何推动进步和长期思考

短期思维是罪的本质。开始你必须学习结束。你不想成为第一个采取行动的人,你想成为坚持到最后的人。(何塞·劳尔·卡帕布兰卡)

一个坏的计划总比没有计划好。应该着眼于长期,并且有清晰的未来愿景。

并且长远的眼界不仅仅是心理上的。它们是文化的。现代社会饱受时间耗竭之苦。或者,正如社会学家埃莉斯 · 布尔丁曾经说过的: “如果一个人在处理现在的问题时总是在精神上上气不接下气,那么他就没有精力去想象未来了。”

今日更多人开始获取信息,而不是博览群书,让文化的情绪主宰自己,忘记了我们在历史中的位置。

Thiel 认为时间是线性的,而不是周期性的,未来要么更好,要么更糟。如同基督教一样,发起积极的反馈循环,

在进步中带来更多进步。

3. 未来将不同于现在

“俗话是这么说的: 把每一天都当作生命的最后一天来过。接受这个建议的最好方法就是反其道而行之: 把每一天都当作你将永生一样生活。”ー Peter Thiel

今日的世界越来越模仿,而少数人可以毁灭整个世界。而社交媒体虽然戾气重,但是避免了人们在物理世界中打架。

关于未来的四种思考方式

  1. 确的乐观: 未来会更好,我们知道如何去做
  2. 不确定的乐观: 未来会更好,但我们不知道如何去做
  3. 绝对悲观: 未来会更糟,我们知道该怎么做
  4. 不确定的悲观: 未来会更糟,我们不知道怎么办

人类(美国人视角)从确定乐观(如阿波罗计划)变成了不确定乐观或者绝对悲观。

明确的乐观主义正在消亡。大梦想现在被视为幼稚的幻想。我们不再相信拥有丰富想象力的业余爱好者(比如发明 CDMA 的海蒂·拉玛),我们也不再挑战人们去想象与现在截然不同的未来。相反,我们只听从主流意见的专家。

2011 年,一篇名为《未来的终结》的文章,出现在他的风险投资公司的主页上,文章认为进步停滞不前。我们已经从资助转型公司转向解决增量问题的公司,有时甚至是假冒的公司。我们把我们的信念放在小的调整和 a/b 测试上,这意味着数以百万计的小行动是改善世界和创造理想未来的更好方式。

本杰明 · 富兰克林曾经说过: “如果每个人的想法都是一样的,那么就没有人在思考。”

如果对自己的未来没有一个积极的愿景,这些年轻的美国人就会陷入恶性的零和游戏。它们反映了周围人的目标,而不是建构我们自己的欲望。他知道如何把事情做好,但是从来不会问一开始是否值得做。他不是在解决重要的问题,而是在为未来构建“选项” —— 如何让自己在竞争的游戏中手中的牌更多一些。

看看这么一个怪圈:在初中努力学习,这样你才能在高中好好学习; 在高中努力学习,这样你才能在大学里好好学习; 在大学里努力学习,这样你才能得到一份受人尊敬的工作; 在你职业生涯即将结束的某一天,你终于可以做你想做的事情了。一直以来,你都在 “积累技能” 和“积累选择”,就好像下一个拐角会带给你一直以来所追求的幸福。

当我们追求选择性时,我们会避免大胆的决定。就像任何有意义的事情一样,冒险进入未知领域也是一种信仰行为。这需要责任感。你必须表明立场,相信自己的决定,无视外界不同意见的嘲弄。

4. 彼得 · 蒂尔的建议

image
  1. 为未来创造一个积极的愿景(寻找不为人知的秘密)
  2. 小心你复制的东西
  3. 遵循十诫。

寻找秘密

我们把太多的东西归功于运气,这阻止了我们实际行动。寻找秘密而不是运气,通过这些不对称的信息才能获得更大的价值。

最大的秘密是,还有许多秘密需要揭开。在人类知识的地图上仍然有许多巨大的空白区域。你可以去发现它们。那就去做吧。走出去,填补空白。每时每刻都有可能去这些新地方探索 —— 这样就能避免陷入到残酷的竞争中。

什么是非常重要的真理,很少有人同意你的观点?

小心你模仿的人

即使模仿是不可避免的,我们也可以减少它的负面影响。我们可以避免那种导致暴力的竞争。如果我们必须模仿别人,我们应该注意我们模仿谁。

吉拉德的观点,一个社会越差异化,它就越稳定。社交媒体缩短了人们和他们的榜样之间的距离,因此对虚假神的崇拜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强烈。KOL 通过制造嫉妒,他们告诉粉丝,如果他们看起来像他们,穿着像他们,行为像他们,他们可以成为他们。

如果你打算追随一个榜样,找一个你不会与之竞争的榜样。不要向你的同龄人寻求答案。

在生活中你有两个选择:你可以冷静地接受宇宙的本来面目,或者你可以在宇宙中留下痕迹。但你不能同时做到这两点。

关注十诫

“不可贪图邻居的财物”——第10条戒律

社会会把你推向竞争,但是你不应该和你的同龄人竞争或者依靠他们的指导。竞争是属于失败者的。与其向你周围的人寻求答案,不如找一些你无法与之竞争的对象。模仿那些不模仿别人的人,承担风险。建立差异化的技能。追求永恒的智慧,而不是流行的风潮。对传统持怀疑态度,不要让它成为通往真理的捷径。解决别人没有解决的问题,特别是如果你有独一无二的能力解决它们。

最后,问一些你不应该问的问题,这样你就能找到你不应该找到的答案。

参考资料:

💡
Peter Thiel's Religion - David Pere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