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柳

冯柳

分享者
推荐到索引
分类
来源
所属邮件组
最后更新
Oct 27, 2020 2:12 PM
Property
Column
Date

研究人是一个很有趣的话题,冯柳就是我一个熊猫资本的朋友张路璐强烈推荐我去研究的。

她的推荐的理由倒也不是去学习冯柳的投资技巧(神仙操作还是别碰),而是更多关于他如何做选择,如何面对历史等个人的心得。这些思考无论对于投资还是日常的业务都是具有通用价值的。我把两篇长访谈非投资部分对我的启发摘录如下(加粗是原文,下面是个人注解):

如何更好的选择

  • 先看有没有机会,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最核心的是人家嫁人没有,只知道好是没有用的 知道好坏,但是没有机会,依旧是白费功夫。就像在这个世代希望研究微信打败微信一样,或许章法很对,但是根本没有机会在这个世代经历一次新的蛮荒时期。
  • 不到位的研究还不如不研究,因为认知不够,容易被信息牵着鼻子走。 这和西蒙学习法提到的原理是反过来的,不要轻易开始一个研究,而且许多信息和你自己并无关系。
  • 真正想明白的事是不需要坚持的,它应该是顺理成章的行为。 看到这条简直想哭,从小就被教育应该坚持,甚至是无理由的坚持到底。但过程中总觉得很痛苦,反观一些自己热爱的事情就做起来很轻松,哪怕别人觉得工作量好巨大。这一条算是给了一个很好的注解。
  • 得出结论和判断不是什么难事,但是「无条件行动规则」是最难的。人们不愿意面对痛苦,所以总会拖延。需要把自己从对错中抽离出来去行动。很多时候大家都能看得清楚,往往是拖延和麻痹令自己陷入了深渊。所以不怕犯错,怕丧失行动力。这里最好的方法就是把行动托付给规则,让规则无条件自动发生。 将行动托付给规则,在《微习惯》里面也提到,千万不要高估自己的意志力,设计一系列的系统来保证系统的运行更重要。事实既然已经发生,就没有再懊悔的意义,反而是马上寻找新的机会减少损失或者扩大成果。在这一点上,这次疫情其实就是一个很好的考试,在突发后,其实一度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缺少了系统的反馈。托付给系统还有一个好处就是,可以更加理性的来行动,而非基于意外发生后的强烈情绪化的决定。

弱者理论:重常识而轻能力

  • 平地人人会有,但放在高楼边缘就不行了。因为损失大到影响心性。所以这时候平地上的能力(会走还是会跑)就不重要了,关键是能回归常识和清净,不被得失的恐惧牵引。 第一次拿到融资开始做投放的时候,手都是颤抖的。因为没有花过这么多钱。面对极低的价值洼地不敢下重注,其实基于最朴素的判断就知道继续投入是好的 deal,但是却在高楼边缘被吓得不会动了。
  • 总是假定自己一定会犯错,无法把握最好的那一类机遇,所以放弃做优等生,只想保全自己活下来而已。而等到风险足够大吓坏聪明人时,只需要遵循常识就好了。聪明人太多,愿意承担风险的人不多。 活着是解决问题的基础条件,然后就是耐心的等待。其实大多数时候完全还没到拼天赋的时候,许多人就已经累跑或者被吓跑了。

为何爱看历史

  • 同样的事情,相同的选择可以有完全不同的结果、相反的却也可以有相似的结果,所以个人的判断是很微不足道的,要习惯把自己交给命运,要善于把自己托付给信仰和信念,有一个适应巨复杂体系的世界观,但也要找到简单而坚定的信仰或人生观、8价值观做依托,这样才不容易陷入焦虑、迷惑与自责之中。 如上期所说,个人在历史的洪流面前微不足道,要学会耐心的对待每一个当下,看的足够远,就能减少许多焦虑。
  • 有人说图表分析是看后视镜开车,但我觉得后视镜里是一条泥路,你大概率就是在一条泥路上,后视镜里是高速公路,你自然也大概率在高速公路上。当你没有前视能力的时候,后视镜也不能轻易放弃。大多数人希望从图表中看出未来走势,我从不在图表中看未来,我只是看过去。 这一段太精彩了,后视镜里面是泥路,大概率是泥路。这个公司过去氛围不好,那么今天大概率氛围就这样了,试图通过一己之力来改变,或者寄希望于人工降神,从此走上正途,简直是妄念。这也是朴素的道理,无论是选择公司还是选择爱人,都能适用。

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