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如何具有独立思考能力

分享者
推荐到索引
分类
来源
所属邮件组
最后更新
Feb 17, 2021 2:42 AM
Property
Column
Date

Paul Graham 的文章总有一种独特的穿透力,这种穿透力会让你觉得对周围失望透顶的时候,给你一个全新的视角,或者告诉你根本的原因在哪里,然后鼓励你继续前行。

上周见了几位新朋友和老朋友,和新朋友在交流过程中碰撞出许多有趣的火花,彼此都对所在的领域充满了好奇;而老朋友则是从呆了四年的环境中辞职,从上海驱车来杭州,找我想聊聊有什么好玩的方向,因为他发现他自己的好奇心没有了,不知道自己想做什么。

我一直不接受一个产品设计理由叫做:别人都这么做了,所以我们也应该这么做。也会直接无视一类反馈叫:别家都有这个东西,为什么你没有。我一直试图去让这么提的人意识到,这样的跟随策略无异于死路一条。但实际上最终总是不欢而散。

但,为什么还有那么多人选择跟随策略?Paul 爷讲的通透:独立思考能力( Independent-mindedness) 似乎更多的是与生俱来的特质(nature) ,而非后天培养的( nurture) 。这意味着如果你选择了错误类型的工作,你将不会开心。如果你天生有主见,那么成为中层管理者终究会感到疲惫。如果你天生是保守的人,那如果你做一些原创性工作也会遭遇挫折。

因为在大多数种类的工作中,比如成为一名管理者,只需要保证事情是对的才是关键,新奇的想法反而是破坏稳定的可能性之一 。这个观点,解释了我有些时候无比疲惫的原因 —— 因为渴望去尝试创造性地事情,而对于保守的方案总会嗤之以鼻。但这并不是自我鼓吹和标榜,的确不同的环境和阶段需要的策略不同,而是让我意识到,仅靠自己的能力是无法扭转整个环境,如果想创造一些东西出来,必须先把环境打造成能迸发新想法的地方。

而对于短期内无法改变环境的人,Paul 爷也给出了一些不那么激进的解决方案:

  • 选择一两个可以经常交谈的人,一旦你找到他们,通常他们和你一样渴望交流(比如和好好住的冯老板聊天,就发现设计师和医生群体有许多相似的地方)
  • 打破自己的圈子,如果能从一个世界跳入到另一个世界,那么便会拥有多样化的视角(比如和无讼的创始人聊天发现律师行业的标准化居然比医疗更难)
  • 阅读历史,来扩大自己在时间和空间的认知,进入到过去的人们的脑子中,看看他们怎么思考的(比如看看上都计划的宏愿来思考 Notion 的未来)
  • 采取怀疑的态度,不是去找到缺陷,而是去捕捉被破绽掩盖的新想法(比如去观察使用文件传输助手或者小号当做记事本的人们)

对了,设计旅行者一号里面 ,便是希望诸位能满足上述目的,找到跨圈的同类;而设置「羔羊」栏目的目的,则是希望能帮助诸位看到历史。(需要会员通讯录编辑权限的,请在那个页面圈我,我来手动开启)

另一方面,在如何拥有独立思考方面,也是需要锻炼的,就像我们的肌肉一样。

  • 对真理的一丝不苟:避免意识形态,拒绝轻易地盲信,不可行不等于不可能,可能不代表确定。
  • 对被告知如何思考的抗拒:不要在乎别人怎么想,因为新想法出来的时候总像是笑话,和而不同才是关键。
  • 好奇心:避免被压抑,先把想法记下来,找人聊起来。如果不持续,那先找出能吸引好奇心的话题。

对真理的一丝不苟和对被告知思想的拒绝,会在你的大脑中留下空间,而好奇心刚好找到新的想法来填补这个空间。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如果你有足够的好奇心,你就不需要清理大脑中的空间,因为你发现的新想法会推掉你默认获得的传统想法。

一片树林里分出两条路,

而我选了人迹更少的一条,

因此走出了这迥异的旅途。

我们都在追求独立思考的能力,但究竟什么才是独立思考,怎么样才能让自己具有这种能力,Paul Graham 最近写的这篇 How to think for yourself 的文章,对这个问题做了一个比较有意思的分析。
在这篇文章中,他不仅对独立思考做了内在结构更详细的剖析,认为独立思考能力由三部分组成:对真理的一丝不苟、对被告知如何思考的抗拒,以及好奇心。还得出这三者不只协同工作,而且彼此之间可以实现相互替代的结论。

有些工作,如果你跟同行的思考没什么不同,就无法做的很好。比如说,要想成为一个成功的科学家,光是正确是不够的。你的想法既要正确又要新颖,你不能发表别人已经知道的东西来作为你的论文,你需要说别人还没有意识到的东西。

对于投资者来说也是如此。对于一个公开市场的投资者来说,仅仅正确预测一家公司的业绩是不够的。如果其他很多人都做了同样的预测,那么当前的股价已经反映出来了这种认知,也就没有赚钱的空间了。唯一有价值的见解往往是大多数其他投资者不愿意分享的。

你在创业者身上也能看到这种模式。你不想创办一家创业公司去做一些大家都认为是好主意的事情,否则肯定有其他公司在做了。你必须做一些在大多数其他人听起来是个坏主意,但你知道不是的事情,比方说为几千名业余爱好者使用的小电脑编写软件,或者创办一个网站,让人们将自己的房间出租给陌生人。

同理,写作也是如此。一篇文章如果告诉人们他们已经知道的事情,就会很无聊。你必须告诉他们一些新的东西。

但这种模式并不普遍。事实上,它并不适用于大多数种类的工作。在大多数工作中,比如说,要成为一名管理者,你需要的只是前半部分,你所需要的只是做对,其它人是否认知到并不是必须。

在大多数工作中,都有一点新奇的空间,但实际上,在那些必须要有独立思考能力的工作和那些不需要独立思考能力的工作之间,有一个相当明显的区别。

我真希望在我小的时候就有人告诉我这个区别,因为当你决定要做什么工作时,这是最重要的事情之一。你想做那种只有和别人的思维方式不同才能取胜的工作吗?我猜大多数人的潜意识会在他们的意识做选择之前回答这个问题。我知道我的(潜意识)就是这样。

独立思考更多的是天性的问题,而不是培养的问题。也就是说,如果你选错了工作类型,你就会不快乐。如果你天生就有独立的思想,你会发现做一个中层管理者是很令人沮丧的。而如果你天生就是一个秉承传统思想的人,这时如果你想做原创性研究,同样也会非常不舒服。

不过,这里有一个困难,就是人们常常弄错了自己的位置。思想传统的人不喜欢把自己当成思想传统的人。而且不管如何,他们真心觉得自己好像什么事情都是自己在做主。他们的信念和同龄人的信念完全一样。而那些具有独立思想的人,则往往不知道自己的想法与传统的想法有多大的不同,至少在他们公开陈述之前是这样。

到了成年后,大多数人都大致知道自己有多聪明(狭义上解决预设问题的能力),因为他们不断地被测试,并按照这些测试进行排名。但学校一般都会忽略独立思考的能力,除非他们试图压制它。所以我们不会得到任何类似于独立思想的反馈。

甚至可能会出现像 Dunning-Kruger 那样的现象,思想最传统的人往往很自信自己是独立思想的,而真正具有独立思想的人却担心自己可能不够独立。

你能让自己的思想更加独立吗?我想可以。这种品质可能很大程度上是与生俱来的,但似乎有办法放大它,或者至少不去压制它。

其中最有效的一个技巧是大多数书呆子在无意中实践的:只要不在意什么是传统信念。如果你不知道自己应该遵守什么,你就很难成为一个循规蹈矩的人。当然,很可能是这样的人已经是独立思想者了。一个思想传统的人可能会因为不知道别人的想法而感到焦虑,于是会更加努力地去了解。

你身边的人很重要。如果你周围都是思想传统的人,就会制约你所能表达的想法,而这又会制约你有哪些想法。但是,如果你身边的人都是思想独立的人,你就会有相反的体验:听别人说一些令人惊讶的事情,会鼓励你去想更多的事情。

因为思想独立的人觉得被思想传统的人包围很不舒服,所以一旦有机会,他们往往会自我隔离。高中的问题是,他们还没有这样的机会。再加上高中往往是一个内向的小世界,缺乏自信,这两点都放大了因循守旧的力量。所以高中对于有独立思想的人来说,往往不是一个好时机。但即使在这里,也有一些好处:它教会了你该避免什么。如果你以后发现自己处在一个让你觉得 “这就像高中一样” 的环境中,你就知道你应该离开。

另一个将独立思想和传统思想扔在一起的地方是成功的创业公司。创始人和早期员工几乎都是具有独立思想的人,否则创业公司就不会成功。随着公司的发展,传统思想的人大大超过独立思想的人,原有的独立思想精神不可避免地被淡化。这会导致公司缺乏活力逐渐开始走下坡路,除此之外,还会造成各种问题。其中最奇怪的是,创始人发现自己与其他公司的创始人说话比与自己的员工说话更自由随意。

幸运的是,你不必把所有的时间都花在有独立思想的人身上。有一两个你可以经常交谈的人就够了。而一旦你找到他们,他们通常和你一样渴望交流,他们也需要你。虽然大学不再像以前那样垄断教育,但好的大学仍然是结识思想独立的人的最好途径。大多数学生还是会有传统思想,但你至少会发现有独立思想的人成群结队,而不是你在高中时可能发现的近乎零。

另一个方向也是可行的:除了培养一小批思想独立的朋友外,也要尽量多认识一些不同类型的人。如果你有几个其他的同龄人群体,会减少你眼前同龄人的影响。另外如果你属于几个不同的世界,你经常可以从一个世界跳入另一个世界的想法。

但我所说的不同类型的人,并不是指人口统计学上的不同。要想让这种技术奏效,他们必须用不同的方式思考。所以,虽然去拜访其他国家是个极好的主意,但你可能就在转角处就能找到思维不同的人。当我遇到一个对一些不寻常的事情非常了解的人(实际上包括所有人,如果你挖掘得足够深的话),我就会试着去了解他们所知道但其他人不知道的事情。这里总是有惊喜,当你遇到陌生人时,这是一个很好的交流方式,但我并不是为了交流而这样做,我是真的很想知道。

你可以通过阅读历史,来扩大自己在时间和空间的影响力源。当我读历史的时候,我不仅仅是为了了解发生了什么,而是试图进入生活在过去的人们的头脑中。在他们看来,事情是怎样的?这是很难做到的,但值得付出努力。

你还可以采取更明确的措施,防止自己自动采用传统的观点,最普遍的是培养一种怀疑的态度。当你听到有人说什么时,停下来问自己 “这是真的吗?” 不要大声说出来。我并不是建议你把证明他们所说的话的责任强加给每一个和你谈话的人,而是让你自己承担起评价他们所说的话的责任。

把它当作一个难题,你知道有些被接受的观点后来会被证明是错误的,看看你能不能猜出是哪一种。最终的目标不是要在告诉你的事情中找到缺陷,而是要找到那些被破绽掩盖的新想法。 所以这应该是一个刺激的追求新奇的游戏,而不是一个无聊的智力协议。而当你开始问 “这是真的吗?” 的时候,你会惊讶地发现,答案往往不会是立即的肯定。如果发动你的想象力,你将有更多的线索可循,而不是更少。

更一般来说,你的目标应该是不要让任何东西未经审视就进入你的脑海,而事情并不总是以陈述的形式进入你的脑海。一些最强大的影响往往都是隐性的,通过站在后面观察别人是如何获得他们的想法,可以让你注意到这种隐性影响。

当你站在别人后面足够远的距离,你可以看到思想像波浪一样在人群中蔓延。最明显的是在时尚方面:你注意到有几个人穿了某种衬衫,然后越来越多,直到你周围一半的人都穿了同样的衬衫。你可能不太在意自己穿什么衣服,但是也有知识分子的时尚,你肯定不想参与其中。这不仅仅是因为你想要掌控自己的思想,还因为不时髦的想法可能会不成比例地导向某个有趣的地方。找到未被发现的想法的最佳地点方是在没有人在找的地方。

为了超越这个一般性的建议,我们需要审视独立思想的内部结构,也就是我们需要锻炼的每块肌肉。在我看来,它有三个组成部分:对真理的一丝不苟、对被告知如何思考的抗拒,以及好奇心。

对真理的一丝不苟不仅仅意味着不相信虚假的东西,它意味着对信仰程度的谨慎。对大多数人来说,信仰程度往往未经审视就走向了极端:不太可行的事情变成了不可能的事情,可能的事情变成了确定的事情。在独立思想者看来,这种马虎不可饶恕。他们愿意在脑子里装着任何东西,从高度推测性的假说到(明显的)同义反复,但在他们关心的主题上,所有的东西都必须用深思熟虑过的信念程度来标记。

因此,思想独立的人对意识形态感到恐惧,因为意识形态要求人们同时接受一整套信仰,并把它们当作信仰的条款。对一个有独立思想的人来说,这似乎是令人反感的,就像对食物挑剔的人吃一口装满了大量年代和来源不明的食材的三明治一样。

如果没有这种对真理的挑剔,你就不可能有真正的独立思考。仅仅拒绝别人告诉你该怎么想是不够的,这些人拒绝传统的观点,只用最随机的阴谋论来代替它们。而由于这些阴谋论往往是为了某些特殊目的而制造出来的,所以他们的独立意识最终不如普通人,因为他们受制于一个比单纯的传统更严格的主宰。

你能提高你对真理的挑剔程度吗?我想是可以的。根据我的经验,仅仅是思考一些你对真理的虔诚,就会使你的虔诚度增加。如果是这样的话,这就是我们可以拥有的少有美德之一,我们可以通过想要它而拥有更多。如果它像其他形式的一丝不苟一样,应该也可以在孩子身上得到鼓励。我当然从我父亲那里得到了很大的剂量。

独立思考的第二个组成部分,抵制被人指手画脚,是三者中最明显的。但即使是这一点也常常被误解。人们对它所犯的最大错误是认为它只是一种消极的品质,我们使用的语言强化了这种想法,你不拘一格,你不在乎别人怎么想,但这不仅仅是一种免疫。在最有独立思想的人身上,不被告知该怎么想的愿望是一种积极的力量。这不是单纯的怀疑,而是对那些颠覆传统智慧的想法的积极喜悦,越违反直觉越好。

一些最新颖的想法在当时看来几乎就像实用的笑话。想想你对一个新奇想法的反应往往是笑。我想这并不是因为新奇的想法本身很有趣,而是因为新奇和幽默有着某种共同的惊喜。但两者虽然不完全相同,但却非常接近,因此,拥有幽默感和独立思想之间存在着一定的关联性,就像没有幽默感和传统思想之间存在着一定的关联性一样。

我不认为我们可以显著提高对被告知思想的抵抗力。这似乎是独立思考的三个组成部分中最与生俱来的;成年后拥有这种品质的人通常在儿童时期就表现出太明显的迹象。但是,如果我们不能增加对被告知思想的抵抗力,我们至少可以通过与其他具有独立思想的人相处来支撑这种抵触情绪。

独立思考的第三个组成部分,好奇心,可能是最有趣的。对于新奇想法从何而来这个问题,我们可以给出一个简单的答案,那就是好奇心。这也是人们在拥有这些想法之前的通常感受。

根据我的经验,独立思考和好奇心能完美地预测彼此。我认识的每一个有独立思考能力的人都有很强的好奇心,而我认识的每一个有传统思想的人都没有,除了孩子。所有的小孩子都有好奇心,也许原因在于,即使是思想传统的人,一开始也要有好奇心,才能知道什么是传统。而有独立思考的人则是好奇心的贪吃者,即使吃饱了也要继续吃。

独立思考的三个组成部分往往是协同工作的:对真理的一丝不苟和对被告知思想的拒绝,会在你的大脑中留下空间,而好奇心刚好找到新的想法来填补这个空间。

有趣的是,这三个组成部分可以相互替代,就像肌肉可以替代一样。如果你对真理足够的挑剔,你就不需要那么抗拒被人告诉你该怎么想,因为挑剔本身就会在你的知识中造成足够的空白。其中任何一个都可以弥补好奇心,因为如果你在大脑中创造了足够的空间,那么由此产生的真空带来的不适感会增强你的好奇心。或者好奇心可以弥补它们:如果你有足够的好奇心,你就不需要清理大脑中的空间,因为你发现的新想法会推掉你默认获得的传统想法。

因为独立意识的成分是可以互换的,你可以在不同程度上拥有它们,仍然可以得到同样的结果。所以,并不是只有一个独立思考的单一模型,一些有独立思考能力的人是公开的,有些则是默默的好奇。

有没有培养好奇心的方法呢?首先,你要避免出现压制好奇心的情况。你目前所做的工作有多少能吸引你的好奇心?如果答案是 “不多”,也许你应该改变一些东西。

培养好奇心最重要的一步,就是找出能吸引好奇心的话题。很少有成年人对所有的事情都有同样的好奇心,而且似乎你也不能选择自己感兴趣的话题。所以要靠你自己去寻找它们,或者必要时发明它们。

另一种增加好奇心的方法是放纵它,通过调查你感兴趣的事情来满足它。在这方面,好奇心与大多数其他欲望不同:放纵往往会增加而不是满足它。问题会导致更多的问题。

好奇心似乎比一丝不苟的追求真理或对被告知如何思考的抗拒更有个性。在某种程度上,人们对后两者的好奇程度通常是相当普遍的,而不同的人可以对非常不同的事情感到好奇。所以,也许好奇心是这里的指南针。也许,如果你的目标是发现新奇的想法,你的座右铭不应该是 “做你喜欢的事”,而应该是 “做你好奇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