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做减法如此困难

思维 人们系统性地忽略了减法带来的变化

先看这张图片,你需要做的是在屋顶上面放置一个积木,同时又不能让整个屋顶失去平衡砸着小人。倘若每加一块积木就要花费 10rmb,你会怎么操作?

image

如果你开始思考添加积木,那么恭喜你也是个普通人。这个题目的另一个解法是,把那个支柱积木拿出来放在屋顶上,就能完成这个任务,还能节省 10rmb。

这是 2021 年 4 月在自然杂志的一篇论文,主要用来论证爱做加法不是产品经理的毛病,而是所有人类共通的「默认值」,也再次证明「少即是多」「如无必要,勿增实体」等说法具有的智慧。

论文作者、弗吉尼亚大学工程系统与环境工程系统与环境系副教授 Leidy Klotz 说,人们爱做加法这不仅会发生在工程设计中,还会发生在写作、烹饪和其他任何事情上。「只要想想你自己的作品,你就会看到它。」Klotz说,「我们想到的第一件事往往是,可以添加什么来使它变得更好。我们的研究表明,即便加法是无益的,唯一正确的答案是减法,甚至是有经济上的激励,我们仍然不愿意做减法。」

例如,当人们对家里的装修感到不满意时,他们可能会通过疯狂消费和购买更多的家具来解决这个问题ーー即使摆脱一张杂乱的咖啡桌也同样有效。对于资源匮乏的消费者来说,这种趋势可能特别明显,因为他们往往特别注重获取物质商品。这不仅损害了这些消费者的财务状况,而且也增加了我们环境的压力。

究其原因是因为,当我们打算以一种新的方式改造一个物体、想法或处境时,首先这是一种想象的行为,是一个搜索环境和自己的知识储备以寻找可能的变化的过程。启发式记忆搜索可以帮助人们在正确的时间有效地获取正确的信息,但就像任何心理捷径一样。但启发式记忆搜索可能会被过度应用,导致人们在考虑潜在的优越替代方案之前就接受了适当的解决方案。

从认知、文化和社会生态学的角度来看,人们可能会对加法性变化比减法性变化更感兴趣。

  • 首先,加法性变化可能更容易处理。在我们日常接触的事务当中,任何可以被减去的成分默认都是已经被减去的,如果再从中减少会造成「破坏整体」的想法。
  • 第二,随着时间的推移,人们对加法变化的看法可能比减法变化更积极。更多 "和 "更高 "的数字概念可能与 "积极 "和 "更好 "的评价概念相对应;可以看到加法在文化中有比较积极地一面。
  • 第三,人们可能不愿意做减法,因为在其注意力和评价过程倾向于维持现状。(损失厌恶)
  • 最后,这些决策过程是在一个环境中进行的,从概率上讲,日常生活中我们遇到的情况往往是,增加的好机会比减少的好机会要多

简单来说就是:感性默认做加法,而减法需要理性思考。

虽然论文证明做加法是人类的天性,但也不是没有解决方法

  • 避免惯性思维,拿到任何问题的时候,多问问这是什么问题,而不是立即和曾经解决过的「类似」的问题挂钩
  • 避免自己处于认知资源紧张的状态,即越是压力大,越容易做出做加法的决策
  • 把做减法作为自己的信条(至少我设计产品的时候总是这么告诉自己)
  • 敢于承担一些责任,毕竟一个垃圾系统都是在妥协的基础上恶心的实现出来的
  • 慎重对待让你添加这个,添加那个的反馈(多数用户反馈均是如此),那只会让你迈向平庸

其实多说几句关于优秀产品做减法的例子

  • iPhone 最早拿掉了耳机接口 、Macbook 不断地阉割各种接口,推动整个生态往云端和无线化演进
  • 微信去掉了早期各种独特的插件(漂流瓶、新闻等),最终以服务号、小程序的方式来将其重新实现
  • instagram 的产品设计
    instagram 的产品设计
    最早诞生于一个游戏中的一个功能

生活也是如此,买买买比断舍离更简单 —— 但记得上期

的信么?差异化才能生存,泯然众生是宇宙引力 —— 所以做减法,也是一种抵抗泯然众生引力的方式。

因为只有人类才能为宇宙熵增做减法。

论文中有其他几个详细的实验设计及过程,有兴趣的朋友可以看看(能力有限,也欢迎勘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