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德峰,1956年10月出生于江苏泰县复旦学院副院长、复旦大学哲学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为马克思主义哲学史教研室教师及“当代外国马克思主义研究中心”研究员,兼任美学教研室主任。

关于王德峰

Untitled

目录


各位同学:在这样一个大家济济一堂的教室里,我感觉到了一种期待,我因此而不安,这不安并不属于我一个人,实际上属于当代哲学。哲学在今天无法给人类的生命指出意义。这就是我选取这样一个题目来做一次讲座的缘故。我想在这里和大家一起寻觅意义。

追问生命的意义

“一个人如果没有炒过股的话,他的人生是不完整的。” 听到这样的话,我大吃一惊。这是一个哲学的命题。

前不久,我偶尔看到电视中的一个节目,是上海电视台财经频道的《财富人生》。那一天的节目邀请了两位著名人士做嘉宾。其中一位是全国第一个用电脑技术来预测股市的。这位嘉宾说自己不仅预测,也参与炒股。他说,进入股市是一件很有价值的事情,一个人如果没有炒过股的话,他的人生是不完整的。听到这样的话,我大吃一惊。这是一个哲学的命题。节目主持人问道:“你为什么这样说?”他说:“很简单,如果你真炒过股的话,你就知道,炒股把我们的人生在很短的时间里浓缩起来了。”然后,他对此做了解释:我们在股市的风云变幻之中备尝人生的酸甜苦辣,惊心动魄。赢钱后的喜悦,套住了或者亏本后的懊丧,甚至想到自杀。这些感觉就浓缩在短短的一段时间里。“股市浓缩了我们的人生,你怎么能不 去炒股呢?”

我想,这是很生动的表达,表达了我们这个时代的某种原则。主持人接着问:“你最近是怎么处理你的钱财的?据说你现在还生活在一个非常普通的住房里,你为什么不去买洋楼别墅,用高级轿车?”他说:“我不稀罕这些东西,我最初赚到六千的时候,感觉震动非常大。后来,一夜之间挣了六十万,手里股份多了,反而感觉很平淡。现在大家都追求名牌,我就不追求。”主持人问他原因是什么。我暗想,大概马上就要有智慧出现了。只见他拿出口袋里的手机给大家看:“这个手机你知道是花多少钱买的吗?五百块。可以说是市面上最新的、也是最便宜的,是专门为中学生设计的,我一看见,就把它买下了。有的人的手机上万元,所以他就十分小心,放在皮包里面,整天担心它丢了。我不需要有这些担心,这是第一。第二,手机这种东西更新很快,如果你买了一万块钱的手机,两三个月之后就会发现它的价格跌下来了,一年之后就跌得更低了。这样,你就被套住了,而且这种套住是永远解不了套的,你能做这种傻事吗?”

我觉得这话说得很有道理,确实有道理,应该说很能启发我们的经济头脑,在座的各位同意吗?

后来,我再一想,就想明白了这样一点:实际上,这位嘉宾是我们时代的两个基本原则的人格化。第一个原则是资本的逻辑。资本的逻辑,就是持续不断地保证大货币生小货币的过程。资本一旦离开了这个逻辑,作为资本,它就死掉了。第二个原则是资本增长要有效率。你若增长得比别人慢,别人的资本就会让你的资本死掉。所谓“套住”,就是这个意思。至于判断会不会被套住,由于这是一个资本增长的效率问题,所以,当然能用数学的方式来预测。我们通过某种数学的方法,可以确认我们的最佳选择应当是什么。上述这两个原则都在这位嘉宾的身上得到了集中的体现。我不是在这里批评他。这个时代正是要求我们这样生活的。在这个时代中,我们的生活确实在许多方面都可以用经济学的术语来描述。我们今天最常用的字眼是“成本”与“收益”,“投入”与“产出”等等。在这些字眼中,隐含着对我们所作的抉择与行动的意义规定。而这些意义规定,都是可以通过逻辑和数学来加以讨论和分析的。除此之外,我们还能为我们的生活给出其他种类的意义规定吗?

于是,我就进一步推想:我们这个时代的伟大人物或英雄人物应该是什么样子的?我们从公认的当代英雄的身上,去寻找我们可以领会到的生命意义,而这种生命意义是不在上面所讲的资本逻辑和数学分析的范围之内的。你不妨试一试,看看能否找得到。我刚才提起的那位嘉宾,可以算是一个英雄吧,至少是上海的一个英雄。更大一点的英雄人物,在国际舞台上,比方说比尔·盖茨,就是一个大英雄。比尔·盖茨给我们启发出了怎样的意义?这样的问题都不妨提出来讨论一下。

在这样的时代,如果我们的生命意义除了可用资本逻辑和数学原理来表达的那种之外,就并无其他意义,那么,哲学何为?倘若我们这个民族有真正的宗教,那么,在今天,同样也就要问:宗教何为?不过,我们中华民族并没有严格意义上的宗教,所以,问题还是在哲学上。各位到这里来听我讲关于哲学的话题,我没想到会有这么多的人。所以,我相信,把大家吸引过来的,是我们确实都在思考生命的意义问题。

两种理论的两种逻辑

这样,哲学似乎就在人类的知识体系中居于最高等级, 是科学的科学,最高的科学。若这样来理解的话, 我们就总搞不清楚,为什么需要这个“最高科学”呢?

Powered by Frui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