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永平

段永平

分享者
推荐到索引
分类
来源
所属邮件组
最后更新
Nov 16, 2020 3:47 AM
Property
Column
Date

段永平 - 创始人肖像计划 ep.4

段永平 - 创始人肖像计划 ep.4

写完上期的创始人肖像计划后,我很受启发、如获至宝似的把维诺德 · 柯斯拉的各种创业理论和公开课分享给我的联合创始人,结果他说:『你该去看看段永平了,或许他才更符合中国国情』。于是我静下心来开始搜集段永平的资料,读完、听完发现,我已经离不开他的思想了。 看段永平的资料的时候,总觉得 De Ja Vu ,怎么这段好像刚刚看过?原来,每一次采访,他永远就是那么几句话, 『不为清单 。每次谈话都是这几句话的排列组合,循环深入,从来没有变过。不论创业、投资、慈善还是人生,段永平的思维在较高层次形成了闭环,自成一体,影响深远。仅仅用几句话指导了步步高、小霸王、 Stop doing list Oppo 』、『做对的事,把事做对』、『慢就是快』,『敢为天下后』、『本分』 、 Vivo ,又在美股炒成『中国巴菲特』,到底是什么道理?以下是《创始人肖像计划》,我们展开记录, Enjoy : 段厂长打造的第一个明星业务就是『小霸王学习机』,孩子们嘴里的『小霸王游戏机』。破解高仿了任天堂 FC 的设计,又通过包装『学电脑』、『学英文单词』的概念让孩子们撺掇父母去买,还请了成龙做广告,价格又极为便宜(是任天堂的几十分之一),于是一炮而红。在段厂长手中,这块业务短短三年就做到 10 亿营收, 90 年代风靡一时,孩子们都满脸坏笑:『小霸王其乐无穷』。 做对的事情 十字路口跟前,段永平做了一个特别惊人的抉择:离开小霸王。『当年因为老板食言,我在小霸王发展最好的时候决定离开,仅仅用了 15 分钟就完成了全部交接』『继续留在这是一件错误的事情。我要 。』他后来在访谈里讲:『知道错了,要有停止的勇气。 做对的事情 。』在另一个访谈里,他又说:『我觉得不合适的或者错误的事情一定要立即停止, 。』 越早停止,代价越小 不管是多大的代价都是最小的代价 很多人说 " 我没有找到更好的机会 " ,其实是他们没有停止做不对的事情的勇气。所以 stop doing 的意思,就是发现错了就要马上停,不然两年后,可能还是待在那个不好的地方。我一直想的是长远的事情。很多人都是在眼前的利益上打转,他 30 年后还会在那儿打转。』 读了段永平才明白,这个核心价值观是从步步高抄过来的。段总的四大弟子,最后都心心念念『本分』二字。 回国后,黄峥接受了段永平的步步高电商业务,创立欧酷网,由步步高控股,出售步步高电子教育产品和 OPPO 蓝光播放机。 2010 年,经段永平同意,黄峥卖掉了欧酷,创立了乐其,之后他又创建了一家游戏公司。他的每一次 " 折腾 " ,段永平都默默支持,只要黄峥有求于他,必鼎力相助。 给母校浙大总计捐款 4 亿多元,加上其他慈善捐赠不计其数,而自己从来只是穿的土里土气的 Polo 衫,乐于做一个 nobody :段总对财富的追求,大抵就是对财富的追求的过程的快乐吧! 段永平其人,有一个极为突出的特质:『自洽』。他的思想,在高维度闭环,颇有老庄之风。『浩浩乎如冯虚御风,而不知其所止;飘飘乎如遗世独立,羽化而登仙』。在广阔的天地中,大闹一场,既不聒噪,也不求永恒。知道人之一生,其实不免是过客一场。 入世能成事,出世得哲思。你和我比谁钱多,谁官大,我偏要跳出你们的圈子,自在潇洒去咯。人生能如段永平,真是快哉! 『若夫乘天地之正,而御六气之辩,以游无穷者,彼且恶乎待哉!故曰:至人无己,神人无功,圣人无名。』 段永平说自己从不做 VC ,因为这会影响他闲云野鹤的生活方式。但是 2015 年,段永平成为拼多多早期的重要投资人,他看好黄峥就像当年看好网易股票一样,他告诉黄铮,可以容忍拼多多 10 年不盈利。但是不到三年,黄峥就登陆美股,如今市值超过百度,剑指京东阿里。 这一段从消费者出发,和前文说的敢为天下后,真有异曲同工之妙。 前文说到,段永平有个外号是『中国巴菲特』。他有几个震惊天下的大单:曾经不到一美元买网易股票持股到 7% ,最后 70 美元逐步卖出,单笔回报百倍,接近十亿美元;还曾经投资美国最大的搬家租车公司 U-Haul ,也拿到数十倍回报的本垒打;而 09 年抄底通用电气,也是单笔回报过亿美元。 投资 U-Haul ,段永平先是通过财报和资产负债表锁定了标的,然后和团队整整做了半年多的研究,最终决定大手笔进场,然后一拿就是几年,净赚数亿美元。 有人说投网易是运气好,段永平不否认,说能在低点买到网易股票的人,确实是运气好。但是能不炒股票,一路加仓,一直拿到 70 美金的,那就一个人都没有!只有既看到机会、又看穿局势的人,才有可能把浮盈全部拿在手里,坚决不卖的。 总结 ...

段永平 - 创始人肖像计划 ep.4

段永平是个『老三届』,文革结束恢复高考以后1977年考入浙大无线电系,1982年毕业分配到了北京电子管厂,就在酒仙桥。我每天上下班跑步都会路过他当年工作的老厂区。他追求上进又爱折腾,工作不久去人民大学拿到了计量经济硕士学位,然后没过多久放弃铁饭碗,跑到广东中山市一家小厂做厂长。段厂长打造的第一个明星业务就是『小霸王学习机』,孩子们嘴里的『小霸王游戏机』。

image

破解高仿了任天堂FC的设计,又通过包装『学电脑』、『学英文单词』的概念让孩子们撺掇父母去买,还请了成龙做广告,价格又极为便宜(是任天堂的几十分之一),于是一炮而红。在段厂长手中,这块业务短短三年就做到10亿营收,90年代风靡一时,孩子们都满脸坏笑:『小霸王其乐无穷』。

然而,那时候适逢90年代国退民进,国企管理层私有化改制(Management Buy Out MBO)的年代,段永平对母公司提出做股份制,被明确拒绝。

手里握着91年就10亿营收的大摊子,但是只能做职业经理人拿不到股份,你怎么选?

1. 做对的事情

十字路口跟前,段永平做了一个特别惊人的抉择:离开小霸王。『当年因为老板食言,我在小霸王发展最好的时候决定离开,仅仅用了15分钟就完成了全部交接』『继续留在这是一件错误的事情。我要做对的事情。』他后来在访谈里讲:『知道错了,要有停止的勇气。越早停止,代价越小。』在另一个访谈里,他又说:『我觉得不合适的或者错误的事情一定要立即停止,不管是多大的代价都是最小的代价。』

在斯坦福商学院分享的时候,段永平回忆:『我想的都不是眼前的。我是学无线电的,但我没有干这个,因为这不是我爱干的事。当年研究生毕业时找的工作说你多少年能当处长,两年能分房子,鸡鸭鱼肉有得分。但是我没有兴趣。所以我离开了。后来去的佛山无线电八厂,当年这个只有几百人的公司招了100本科生,50个研究生。大家都不满意,很多人都想走。结果我离开两年后小霸王都做出来了,回去一看,那帮人都还在(只走了一个人)。

很多人说“我没有找到更好的机会”,其实是他们没有停止做不对的事情的勇气。所以stop doing的意思,就是发现错了就要马上停,不然两年后,可能还是待在那个不好的地方。我一直想的是长远的事情。很多人都是在眼前的利益上打转,他30年后还会在那儿打转。』

这让我想起来聚美优品的联合创始人戴雨森,他在斯坦福的时候有一帮创业协会的同学朋友,十年前一起在斯坦福讨论创业。等到他从斯坦福辍学、回国创业、到美国纳斯达克上市、加入真格基金,十年后再回到硅谷的时候,发现那时候的那帮子同学,还聚在一起讨论创业。Stop doing,何其之难也。

后来,同一句话段永平又说过几次。2006年段永平离开一线到美国,陈明永和沈炜应该做过一些不理想的业务决策,比如oppo做电视机和小家电,错的事情一定要停止,不管是多大的代价都是最小的代价,估计也是有这一层背景。『做企业关键就是“做对的事情”“把事情做对”,董事长的工作不是去控制细节,而是关注企业是否在做对的事情。任何人在做对的事情的过程中都可能犯错,那是技术上的问题,很正常。但类似质量有问题的产品还出厂这样的事,我就要让它立刻停止,不管多大的代价都是最小的代价

是不是发现段总车轱辘话来回说?

记得2017年我写过Ray Dalio的《Principles》读后感,讲达里奥提炼自己的一百多条原则,给全公司去执行,后来又发表给全世界粉丝的故事。那时候我落笔有点戏谑,觉得原则就是最本源的东西,哪能有一百条,那还是原则吗?谁记得住啊!直到研究段永平的思想,才发现东方出了个真正懂原则、拿原则指导决策的牛人。

雪球上的网友给段永平起外号叫『大道』。投资圈里很多人成为了他的粉丝,因为他的思想来自于实践,但又不是朴素的唯物辩证法,反而是掺杂了一些道家老庄的风范。

2. 敢为天下后

段永平最爱说的另一句话叫,『敢为天下后』。一开始他以为自己是原创,结果被段夫人提醒,老子千年前就说过:“我有三宝,持而保之,一曰慈,二曰俭,三曰不敢为天下先。

”步步高VCD、DVD业务巅峰的时候,有记者质疑问道:你们为什么不多投入创新,为什么一直在跟随国外电子公司啊?段永平的回复妙到毫巅:『微软的研发投入够大吧?你能给我说出微软公司原创的任何产品,我给你钱。』是啊,图形化操作系统Windows抄的MacOS,Excel抄的Lotus,PowerPoint是收购的,微软从来没有自己创造过哪个市场。

敢为天下后』里最妙的是这个『敢』字:都说争先需要奋勇,落后有谁不敢的吗?还真不是,太多企业盲目创新,不尊重市场规律了。敢打出不创新的招牌,敢背负跟随者的恶名,那是莫大勇气啊!

我们创业公司做新产品功能头脑风暴的时候,经常会有初级产品经理给出一些『创新』的想法,而且初生牛犊不怕虎,这些想法还往往非常顽固。我的合伙人最后经常愤怒的高喊:『先服务好用户,想创新拿你自己的钱创新去!

实际上,段永平说,步步高对研发的投入是极大的,有非常多的尖端技术突破,但是他们的市场营销团队从不宣扬自己的专利多少、技术难度,而是专门从消费者需求出发。Oppo Vivo是『敢为天下后』极好的例子。国产智能手机市场,毋庸置疑是雷军的小米开创的。当年的国产手机还是『波导,手机中的战斗机』时代,小米绝对吃到了第一口螃蟹,引爆了中国移动互联网的时代。然而步步高这个怪兽,现金也不多、技术储备也不深、入场也不快,硬生生把蓝绿门店开满亚洲大地,真正笑到了最后。

做天下先,虽然有先发优势,但是很难把握赛跑的方向,容易做那个教育了市场的烈士;为天下后,则是看准了再开拔,后发先至,势大力沉。Oppo主打拍照美颜、机身轻薄、售后服务好;Vivo主打听歌音质高、充电五分钟通话两小时、逆光也清晰,每一句广告词我都记得清楚 —— 因为每一句都是冲着消费者说的啊!而小米的『极致性价比』,第一个使用骁龙845、骁龙865,又有何用?我作为消费者,一直没觉得手机慢啊?倒是备货不足、发货慢、机身大而沉,成为了小米的阿基琉斯之踵。敢为天下后,那就是真正的『做对的事情』。感动自己的创新,段永平是坚决不做的。

3. 慢就是快

做对的事情,再把事情做对。 敢为天下后,后中争先。

敢为天下后,讲的就是做对的事情,已经被前人验证的事情,而不是胡乱创新。后中争先,就是在想清楚用户痛点的基础上,做调整、创新。

这里面有一个本质,慢就是快

美国海军陆战队训练、打仗的时候常说一句话:Slow is smooth and smooth is fast.

方法不对的快,抢一个功能上线,是没有意义的。扎扎实实、慢慢的验证我们的认知,才是快。慢就是快。Slow is smooth and smooth is fast.

创业做产品迭代的时候,稳扎稳打才能有结果。每当我问一个产品经理,新功能上线效果到底如何,如果对方能拍着胸脯,不仅说清楚表层数据,也能讲明白底层逻辑的时候,慢就是快。如果他的回答是『我在赶下一个需求,没时间写实验报告』,那么快就是慢了。

扎扎实实,把每个猜测验证清楚,把每个实验做牢靠,不随便做『创新』,而是追随用户需求按图索骥。你为用户着想,用户心里是知道的。

史玉柱曾说产品打样快不得,全国复制慢不得;在快与慢中拿捏,就是企业管理的艺术了。

段永平拍卖巴菲特慈善午餐的时候用了自己的Yahoo网名slowisfast,一下就被网友和粉丝认了出来。后来被问起为什么网名是slowisfast,他解释说:字面意思,『慢就是快』。做企业,要有平常心。

08年的时候,段永平表示,步步高没打算上市,也不并购,因为“车开得快,死得也快”。他打了一个很幽默的比方,“没有必要人人都长得像姚明那样高,毕竟大家基本上都是普通人,首先还是要能正常地生活。

段总爱问别人一个问题:『如果你的车子在高速上时速200km/h,这时候前面有堵墙,你该怎么办?』

那时候已经没有任何办法了!正确答案是:你应该在这之前就别把油门踩到底,开慢点、留点余地。

还有个投资界的例子,段总信奉巴菲特的思路,『我此生只希望变富有一次』。是啊,太多富豪从巅峰到一贫如洗了!像史玉柱和查理芒格一样能逆风翻盘、东山再起的毕竟是少数,多数人就此一蹶不振。何必呢?反过来,只要足够稳健,永不借债、赌头寸、all-in新业务,那么就永远不需要去『东山再起』啊!

王兴说的『长期有耐心』,也是这个道理。

慢就是快,快就是慢。

4. 本分

拼多多18年上市的时候,我读黄铮写的F-1,觉得好奇怪:一个抢红包分裂一分抽大奖多多果园搞得无比『骚浪』的公司,居然核心价值观是『本分』!

image

读了段永平才明白,这个核心价值观是从步步高抄过来的。段总的四大弟子,最后都心心念念『本分』二字。

段永平是黄铮的贵人,通过网易丁磊结识后,段永平先是教他弃微软offer去Google总部工作,又带他参加巴菲特午餐,一路提携。

回国后,黄峥接受了段永平的步步高电商业务,创立欧酷网,由步步高控股,出售步步高电子教育产品和OPPO蓝光播放机。2010年,经段永平同意,黄峥卖掉了欧酷,创立了乐其,之后他又创建了一家游戏公司。他的每一次“折腾”,段永平都默默支持,只要黄峥有求于他,必鼎力相助。

段永平说自己从不做VC,因为这会影响他闲云野鹤的生活方式。但是2015年,段永平成为拼多多早期的重要投资人,他看好黄峥就像当年看好网易股票一样,他告诉黄铮,可以容忍拼多多10年不盈利。但是不到三年,黄峥就登陆美股,如今市值超过百度,剑指京东阿里。

黄铮是这么解读本分的:『坚持本分,面对质疑先求责于己,要拥抱公众和竞对的监督,忽略股价的波动,拿出钉钉子的精神,一个一个扎扎实实解决实际问题。要消费者导向,不要竞争导向。面对纷至沓来的质疑,甚至扣帽子。我们自己不要慌乱,不能眉毛胡子一把抓,不能试图一蹴而就。不能竞争导向,别人指什么我们才做什么,要牢牢的抓住消费者导向,从消费者最最切身的利益点开始抓,开始改,持续的改。』

这一段从消费者出发,和前文说的敢为天下后,真有异曲同工之妙。

对于一个C端公司,本分不是别的,就一件事:专注于为消费者创造价值

5. 价值投资

前文说到,段永平有个外号是『中国巴菲特』。他有几个震惊天下的大单:曾经不到一美元买网易股票持股到7%,最后70美元逐步卖出,单笔回报百倍,接近十亿美元;还曾经投资美国最大的搬家租车公司U-Haul,也拿到数十倍回报的本垒打;而09年抄底通用电气,也是单笔回报过亿美元。

段永平虽然经营企业已经很厉害了,但是他的净资产90%都是投资得来的,可以说投资水平更高。他的整体投资哲学完全师从巴菲特,有几个思路值得借鉴。除了老生常谈的『买股票就是买公司的一部分』以外,还有『如果一个公司的股票要按计算器才觉得便宜,那就不够便宜』,以及『价值投资者看到股票跌了应该高兴——又可以加仓了』。

投资U-Haul,段永平先是通过财报和资产负债表锁定了标的,然后和团队整整做了半年多的研究,最终决定大手笔进场,然后一拿就是几年,净赚数亿美元。

有人说投网易是运气好,段永平不否认,说能在低点买到网易股票的人,确实是运气好。但是能不炒股票,一路加仓,一直拿到70美金的,那就一个人都没有!只有既看到机会、又看穿局势的人,才有可能把浮盈全部拿在手里,坚决不卖的。

6. 总结

总评:A-

当代中国,有段永平活的这么通透的人,也实在是令人惊喜、惊奇啊!

《史记》中写:『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夫千乘之王,万家知之侯,百室之君,尚犹患贫,而况匹夫』。能超脱这一层羁绊,那真是太难得了。限于篇幅,我没有大段讲段总的财富观、慈善观;他说『钱多不是好事,因为挣钱是一个很大的乐趣,钱多你就失去了一个很重要的乐趣。钱差不多就可以了,做自己喜欢的事更重要』,也是非常有哲理的。

给母校浙大总计捐款4亿多元,加上其他慈善捐赠不计其数,而自己从来只是穿的土里土气的Polo衫,乐于做一个nobody:段总对财富的追求,大抵就是对财富的追求的过程的快乐吧!

段永平其人,有一个极为突出的特质:『自洽』。他的思想,在高维度闭环,颇有老庄之风。『浩浩乎如冯虚御风,而不知其所止;飘飘乎如遗世独立,羽化而登仙』。在广阔的天地中,大闹一场,既不聒噪,也不求永恒。知道人之一生,其实不免是过客一场。

入世能成事,出世得哲思。你和我比谁钱多,谁官大,我偏要跳出你们的圈子,自在潇洒去咯。人生能如段永平,真是快哉! 『若夫乘天地之正,而御六气之辩,以游无穷者,彼且恶乎待哉!故曰:至人无己,神人无功,圣人无名。』

我从段永平身上学到的7件事

段永平是一位我很喜欢的企业家和投资人。

他是步步高集团的董事长,曾以创立「小霸王」和「步步高」两个知名品牌而闻名全国。此外,步步高集团还孵化了当今中国手机市场最赚钱的两个品牌:OPPO和VIVO。

2001年以后,段永平退居幕后,移民美国,并成为华人世界最顶尖的价值投资者之一。

市面上没有关于段永平的传记和相关书籍,但让人开心的是段永平从2006年开始写作博客至今,累积有几十万字的关于投资和企业经营的文章。加上一些零散的访谈和演讲,给了我们很多机会向他学习。

下面这7件事是我阅读了他所有文章、演讲和访谈后的收获,涉及投资和企业经营等多个方面。希望你能和我一样从他身上获益。

1. 坚持做对的事情,并努力把事情做对

段永平认为我们要搞清楚「做对的事情」和「把事情做对」的区别。

做对的事情,指做事的原则。原则性错误的事不要做。

之前文章里提到过美国最大的对冲基金创始人 Ray Dalio的「Principles」一书,大概是同一个意思。书里提到的是 Ray 人生和管理中的重要原则,也就是 Ray 认为什么是「做对的事情」。

而「把事情做对」是指在正确的原则下,找到正确的做事方法。他提到:

无论是谁,在把事情做对的过程当中都是有可能犯错的,好像也没听说哪个所谓成功人士没犯过错。把事情做对的过程往往是一个学习的过程,犯错往往是不可避免的。

举个例子。

段永平和巴菲特接触很多,他总结到:

巴菲特之所以是“巴菲特”,最重要的就是他能坚持做正确的事,也就是原则性错误的事不做。比如:他认为他“不懂的事就坚决不做”。我从巴菲特那里学到的“最重要的东西”也就是这个。

但这并不意为着巴菲特在「把事情做对」的过程中不会犯错。所以巴菲特也会亏钱,但最重要的就是他很少犯“原则性错误”,也就是说,他认为他能力以外的事他坚决不碰。

「做对的事情」是道,而「把事情做对」是术,“道”应该先于“术”,因为只要方向正确,即使采用的方法笨一点也只是走的慢一点,并不会走错路。段永平认为,许多企业做不好往往是犯了一些比较大的错误,没有做正确的事情。

段永平曾在2010年左右买入苹果公司的股票(现在已经翻了6倍多),他在2013年的文章中这样评价苹果:

说一点我特别喜欢苹果的地方:苹果是非常难见到的能够长期focus在“做对的事情”的企业。多数人在投资时很习惯去看有没有“把事情做对”这点,从而会很容易掉进短期表现当中。即使是伟大的企业在“做对的事情”的过程当中也是可能会犯错的,因为“把事情做对”往往需要一个过程。所谓“长期投资”从某种角度上说,就是要能够相信坚持“做对的事情”的有能力的公司最后会“把事情做对”。

那么对于一个企业来说什么是「做对的事情」呢?

作为消费电子行业的大咖,段永平认为苹果以消费者为中心,把用户体验做到极致是在「做对的事情」。

不久前上过一次课,高瓴资本的创始人张磊提到,企业的护城河只有一个,那就是「疯狂地创造价值」。

我觉得两个人讲的是一个意思。

2. 投资的基本原则:不懂不投

作为华人最顶尖的投资者之一,段永平对投资的理解无疑值得列在这里。虽然段永平也说,他对于投资的理解和巴菲特是一样的,没有什么新的东西。但我觉得他讲得通俗易懂,值得分享。

投资是什么?

一句话版本:

段永平提到巴菲特在和他吃饭时,和他说价值投资的根本准则就是don’t do what you don’t understand。

所以总结起来价值投资只有四个字:不懂不投。

理解和搞懂一个企业确实是很难的。我做企业这么多年,开始投资以来觉得自己大致搞得蛮懂的企业不超过10家(排除的不算),下重手的不超过5家,大概平均两年一家而已。

基本版:

投资就是买未来现金流。所谓能看懂公司就是能看懂其未来现金流。(做对的事情)所有所谓有关投资的说法实际上都是在讨论如何看懂现金流的问题。(如何把事情做对)

说明版:

买股票就是买公司,买公司就是买其未来现金流。这里现金流指的是净现金流,未来指的是公司的整个生命周期。折现率实际上是相对于投资人的机会成本而言的。最低的机会成本就是无风险回报率,比如美国国债的利率。所谓能看懂公司就是能看懂其未来现金流。(做对的事情)所有所谓有关投资的说法实际上都是在讨论如何看懂现金流的问题。(如何把事情做对),比如生意模式、护城河、能力圈、等等。

3.看懂公司的现金流最重要的是「生意模式」

论生意模式的重要性:

在巴菲特那里我学到的最重要的东西就是生意模式。以前虽然也知道生意模式重要,但往往是和其他很多重要的东西混在一起看的。当年老巴特别提醒我,应该首先看生意模式,这几年下来慢慢觉得确实应该如此。护城河实际上我觉得是生意模式中的一部分,好的生意模式往往具有很宽的护城河。好的生意模式往往是好的未来现金流的保障。

生意模式是什么?

生意模式就是生意的模式,就是产生净现金流的模式。好的生意模式就是能长期产生很多净现金流的模式。生意模式就是赚钱的模式,最后赚得越多的模式就应该越好。所谓好的生意模式就是能持续赚钱的模式,懂生意的人应该容易懂的,不懂生意的人怎么讲都很难理解。

举个例子,段永平为什么会投资苹果,以下摘录自段永平2011年左右的博客文章)。

苹果有很好的生意模式,为什么是很好的生意模式这行里的人都知道。

苹果最厉害的是现在这个平台以及生意模式,以我的水平我看不出谁能打破他。巴菲特说的the right kind of business, with right people, at right price这三点在苹果上体现的非常充分,拿着能睡好觉。

the right kind of business指的就是好的生意模式,好的生意模式建立在强大的企业文化上。本人喜欢苹果生意模式的很重要的一点来自于自己在消费电子20多年的体验,苹果是我一直梦寐以求但似乎难以达到的生意模式,现在居然可以就这么实现了,why not?

  1. 苹果的产品确实把用户体验或消费者导向做到极致了,对手在相当长的时间里难以超越甚至接近(对喜欢苹果的用户而言)。
  2. 苹果的平台建立起来了,或者说生意模式或者说护城河已经形成了(光软件一年都几十亿的收入了)。
  3. 苹果单一产品的模式实际上是我们这个行业里的最高境界,以前我大概只见到任天堂做到过(sony的游戏产品类似)。单一产品的模式有非常多的好处:
    1. 可以集中人力物力将产品做得更好。比较一下iPhone系列和诺基亚系列(今年要推出40个品种)。苹果产品的单位开发成本是非常低的,但单个产品的开发费却是最高的。
    2. 材料成本低且质量好, 大规模带来的效益。苹果的成本控制也是做到极致的,同样功能的硬件恐怕没人能达到苹果的成本。
    3. 渠道成本低。呵呵,不是同行的不一定能明白这话到底有什么分量(同行也未必明白),我是20年前从任天堂那里学会的。那时很多做游戏机的都喜欢做很多品种,最后下场都不太好。
  4. 苹果的营销也是做到极致了,连广告费都比同行低很多,卖的价钱却往往很好。
  5. 苹果的产品处在一个巨大并还有巨大成长的市场里。a. 智能手机市场有多大?你懂的!b. pad市场有多大?你也会懂的。

总而言之,我认为苹果现在其实还处在其成长的早期,应该还有很大的空间。At right price: 扣掉现金的话,苹果的今年的未来PE只有12-13倍啊,明年可能要到10以下了。

4. 企业文化是企业在利润之上的追求

段永平认为,产品可以模仿但企业文化是不可以模仿的。一个企业,若想要基业长青,长期保持竞争力,就一定要有自己的企业文化。

用一句话描述一下企业文化:能够管到制度管不到的东西的东西。

所谓好的企业文化大概指的就是“利润之上的追求”,但“利润至上”绝不可能成为好的企业文化。

好的企业文化未必能形成好的生意模式。但是好的生意模式是一定要有好的企业文化做支撑的,所以是“必要条件”。但好的企业文化不是拥有好的“生意模式”的充分条件。

好的企业文化不是万能的,但能让公司少犯原则性错误,而且可以让公司及早发现错误。

5. 没有品牌溢价,更高效率地打广告

我觉得段永平对于品牌的阐述挺中肯的,值得好好思考。

所谓的品牌其实就是人们对品牌产品留下的印象(好的坏的)。我个人观点认为品牌是没有溢价的,一般人看到的溢价其实是假象。贵的品牌往往有贵的道理,不然他就不会(或叫不能)持续。“溢价”感觉像是同样的东西在卖不同的价钱,呵呵,他们确实是不同的东西,但可能是同一类别。大多数人买有品牌的东西时肯定不是冲着“溢价”去的。所谓品牌其实就是某种(些)差异化的浓缩。早年我开的车就是属于特别便宜的车,觉得都是代步,没必要多花钱。后来偶尔有一次试了一下“好车”,第二天就去买了一部,因为发现确实差别好大。呵呵,看看你自己拥有的品牌产品时,你会发现其实没那么难。(不是品牌有溢价,而是产品差异化有溢价)

论打广告。

怎么打广告我认为主要取决于你的目标消费群在哪里。其实瞄得最准的广告大概就是搜索类的广告了。广告是效率导向的,就是把产品本身用尽可能高的效率传达给你的目标消费群。最不好的广告就是夸大其词的广告,靠这种广告的公司最后都不会有好下场,因为消费者长期来讲是个极聪明的群体。广告能影响的消费者大概只有20%左右,其余全靠产品本身。

6. 差异化

很多人(也可能是水军)诟病OPPO和VIVO的性价比问题,很难理解为什么OPPO和VIVO可以成为中国手机市场上最赚钱的两个品牌。

我觉得下面段永平关于差异化的论述让人颇受启发:

差异化指的就是用户需求满意度上的差异,绝对不仅仅指的是外观。产品的差异化不是指的所谓的“与众不同”,而是指“与众不同”的东西正好是用户需要而其他人没能够满足的东西。当一个产品找到的“差异化”正好是很多很多用户需要的东西时,那这个产品大概就很成功了。“差异化”的东西是在不断地变化的,当大家(很多公司)都有了的“差异化”就会变成基本需求。有时候好的产品的“差异化”东西不一定需要很多,有时候哪怕有一个也会让公司(或产品)很成功。

我个人不是很喜欢小米的「性价比」策略。我认为OPPO和VIVO的成功不仅要归功于他们的广告营销和线下渠道,也要归功于他们做到了非常好的「差异化」。

正如段永平所说,差异化指的是用户需求满意度上的差异。广告营销和线下渠道再强大,都无法阻止消费者去购买一部让他们更满意的手机。OPPO和VIVO能有很多利润,有可能是因为他们让一部分用户更满意。

从一个比较长的时间维度来看,一个企业的超额利润只可能来源于两个方面:产品差异化和垄断。

7. 敢为天下后

老子说:“我有三宝,持而保之,一曰慈,二曰俭,三曰不敢为天下先。”所以构建企业文化的很重要是“ 敢为天下后,后中争先 ”,按照我们的实力和能力,这个原则可能我们还要用很多年。

举个例子,当年微软在开发Windows和 Word等产品时,没有哪个产品是敢为天下先的,它都是发现哪个产品有市场然后再调以重兵进去,然后将它做成行业第一。

我发现,很多成功的企业都是后面跟进的,开路先锋并不好做。因为自己开发全新的产品非常不容易,需要培育市场、教育消费者,整个过程极其缓慢且代价十分昂贵,多数企业的实力都很难担负起这个使命。所以,我们要做的就是开发产品前一定要先看看市场,再看看竞争对手,当我们觉得自己有实力、有能力,并且可以打败竞争对手以后再进入,然后将它做到最好,树立起自己的品牌知名度和美誉度,争取到相应的市场份额。

如果你仍感兴趣,非常推荐去读一下段永平的博客文章:

http://nteswjq.blog.163.com

相关阅读:

段永平和他的门徒们

能看到不少关于段永平早期创业的故事,以及在他影响下四位徒弟的一路成长

段永平和他的门徒们

段永平的「不为清单」

这个应该是 2019 年传的最多的一篇采访,里面是「孤独大脑」注解版本,我也很喜欢这个公众号。

在斯坦福对话段永平:Stop Doing List

段永平投资箴言系列

这个内容整理自各个平台,肯定有所疏漏。不过看的时候感觉更像沉浸在某种「语境」当中。

段永平投资箴言/2016年
段永平投资箴言/2017年
段永平投资箴言/2018年
段永平投资箴言/2019年
段永平投资箴言/2020年

Unnam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