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楠的人生哲学(三十六岁)
🌳

少楠的人生哲学(三十六岁)

2016 年 8 月,摄于 苏州太湖边,Mudlab 唯一一次年会
2016 年 8 月,摄于 苏州太湖边,Mudlab 唯一一次年会

一个人有了自己的哲学,最大的好处就是,在做许多判断的时候不需要纠结于选择。比如现在拒绝大厂的邀约时候不需要任何思考;在面对用户提出的各种需求中也不会被牵着鼻子走;当面临纷扰复杂的关系时,会选择离开。这些判断放在十年前,恐怕能让我整夜难眠(当然,现在也会失眠,大概半夜吧)

任何人生哲学都由两个部分组成:

  • 它们告诉我们生命中什么事情值得拥有,什么事情不值得
  • 它们也告诉我们应该如何获得那些值得拥有的事物

有几本对我影响蛮大的几本书:

  • 《禅与摩托车维修的艺术》,这是我刚从上海到杭州工作时带的唯一一本书,一本探讨什么是「良质」的书,我们该如何发现所谓「良质」?以及古典主义和浪漫主义之间的差别。
  • 《像哲学家一样生活》,这是我在 18 年人生低谷的时候,帮我从深渊中脱出的重要力量之一,也让我重新审视了自己对待生活的态度。当然时至今日,我对斯多葛学派的践行依然还是刚刚入门。
  • 《为什么佛学是真的》,这是在杭州定居之后经常游走在清晨的寺庙中会思考问题,这些静谧的寺庙和呢喃的佛经究竟在讲述什么?作为一个无神论者,一个参与过礼拜和禅修的人的好奇心,在这本书中找到了一些答案,也让内心更加的宁静。

但我还是想忍不住谈谈产品。一个有自己哲学的产品,不一定走得远;但是走的远的产品背后一定有哲学的支撑。这些支撑无关技巧,而是一种对待世界的态度,比如你永远不想在和朋友聊天的时候,看到他脸上有一张广告。某些时候,我总是觉得张小龙就像三体里面的罗辑,是微信宇宙的执剑人,用自己的哲学守护着这个上亿人使用的产品。

2014 年 11 月,摄于 上海滴水湖,远方便是太平洋
2014 年 11 月,摄于 上海滴水湖,远方便是太平洋

我们在学习产品的时候往往是从技巧开始,这无可厚非,因为这是吃饭的基础技能。但随着年岁渐长,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形成自己的产品设计哲学,究其原因,是没有形成自己做人的哲学 —— 一如开头的观点,在反复变化的潮流中,渐渐蹉跎了岁月,迷失了方向。

加缪说,一个人到了30岁,应该要对自己了如指掌,确切知道自己有哪些优缺点,晓得自己的极限在哪里,预见自己的衰颓——做他自己。尤其是接受这些。我们会变得很积极。一切有待实践,一切也有待抛却。不再造作,但仍戴着面具。我已经见过够多的世面,几乎能够抛开一切。剩下的,是一种每天持续不断,不可思议的努力。能够守密的努力,不抱希望,亦无怨尤。再也不会去否认什么,因为一切都能够加以肯定,凌驾伤痕。

梁文道说,为什么很多人年纪轻轻却总说自己已经老了。是因为自己没有达到自己心目中在这个年纪应该取得的成绩。老的不是年纪而是年纪与预期的之间的差距。老的实质是一种丧失,害怕死亡的人往往是因为没有好好活过。

但,你没必要认同它们,遵从它们,甚至可以带着审慎的态度阅读下面的文字,而这个思辨的过程,就是你自己哲学大厦的奠基过程 —— 然后用尽余生,去建造。

像哲学家一样生活

幸福,不是收获的多,而是抱怨的少。

或许幸福这个词我们提到的太多太频繁,以至于就不去思考到底这两个字意味着什么。而在 18 年的时候,我感觉自己非常不幸福,人到中年的危机加上一事无成的抱怨,让我对世界充满了敌意。因为抱怨环境比抱怨自己更让人心安理得。

和这本书的缘分也很特别。记得那天是在上海,和久未谋面的 Sofish 在一个咖啡厅聊了许久,关于产品,关于设计,关于人生的价值,关于人到中年的意义。往回走的路上,他提到了这本书。我知道那时候他经历过同样的折磨,只是他并未劝我良多,而是希望我在书中找到答案。

其实这本书也可以称作是「斯多葛学派在生活中的应用」。对于这个古怪的名字,如果你没有兴趣研究哲学史,那么只需要知道斯多葛的英文是 Stoic(廊柱),其中比较有名的哲学家是芝诺、爱比克泰德、马克·奥勒留、塞涅卡等。

我之所以接纳斯多葛学派的观点,是因为逐渐意识到自己是一个普通人,二十多岁时向往的英雄主义逐渐消退,在漫长的生活中很难不断地英勇的冲锋和就义,也很难不断地去获取到所有能得到的东西。斯多葛学派的核心是寻求内心的安宁同时,修炼自己的德行。但如若从另一个不客气的角度来看,也可以说是阿 Q 的「精神胜利法」。

image

2018 年 9 月,摄于 杭州白塔公园

斯多葛学派的思维工具主要有三个:消极想象、控制三分法、自我否定。

消极想象是一个很有趣的思维工具,大抵是让我们思考「能发生的最坏结果是什么」。听起来是一种自虐的思考方式,但是其背后的原理则是:我们所拥有的一切都会失去,因为死亡终将到来;而如果我们只是一味享受所拥有的一切,一旦失去的时候,我们就会感到莫大的痛苦。

从另一个角度来说,我们的不幸福,很大程度来自于我们的不知足;我们拼命工作,得到我们想要的东西,然后就会失去对所渴望事物的兴趣,周而复始,像奔跑在滚轮中的仓鼠。

消极象就是这么一个工具,用来阻止我们对惯常的事物丧失欲望,学会如何想要我们已经拥有的事物,避免陷入老鼠陷阱。想想被扔在衣柜中只穿过一两次的衣服,落满了灰尘的手办等。有意识的进行消极思考,比如我们在乎的人离开了自己,重要的东西被破坏等等,这种思考,会让我们更珍惜现在拥有的关系和东西,这种重新获得的珍视,能让我们的喜悦死而复生。

但这并不是让我们变成悲观主义者,你不需要随时随地去思考。而是在一切和顺甚至春风得意的时候,抽出来一小段时间告诉自己,这一切都是你暂时借来的,命运可以随时不经过你允许就收回。这样会让自己狂喜的心境平复,也对这一切有更多的珍惜和敬畏。

消极想象其实是在教我们享受所拥有的东西,而又不依附于他们。因为许多时候,我们在做某事的时候,就是最后一次,命运从不给我们提前预告。

如果说消极想象是向内探索,让我们珍视已有,那么控制三分法则是让我们避免被外界不可控的因素所干扰。

控制三分法简单来说,就是将这世间所有事情分为:自己完全可控、自己完全不可控、自己只能控制一部分三类。而让我们心烦意乱的,往往是第三类只能控制一部分的事情。而斯多葛学派的建议用俗语来说,就是「尽人事,听天命」 —— 比如设计出来某个产品,不要寄希望于其他人的都去爱他喜欢他,而是问问自己是否尽力了,是否调研扎实设计合理,如果都问心无愧,剩下的就交给时间来裁决即可。

这样我们就改变了满足欲望的方式 —— 从改变周围的世界,到改变自己的欲望来获得满足。

不断地将不可控的目标内化为自己可控的目标,这样将控制权掌握在自己手里,便能仔细设定内在而非外在的目标,继而能避免大量的挫败与失望。

自我否定听起来是一个很消极的词语,但是在斯多葛学派的语境中,是让我们在舒适的生活中偶尔体会下不舒服,避免我们的阈值太高无法抵御突如其来的变故。我日常每周会有一两天中午不吃饭,最初是为了减肥,现在则是为了体验一种「饥饿」的感觉,而这种感觉能让我再吃饭的时候能更加的珍惜和有味道。偶尔我也会自己一个人去一些陌生的地方,在菜市场的角落里吃一碗拌川或者蒸饺,只是为了让自己不要忘记生活还有其他许多种滋味。

除了去体验一些不适之外,还应该主动放弃一些体验快乐的追求。如塞涅卡所说,追求快乐就像追逐野兽一样,当野兽被追上时,它就会转身过来扑向我们。这也是为什么连续打游戏/追剧之后会有强烈的空虚感,但这并不是让我们成为一个消极的人,而是为了培养「自控力」这个我们身上最宝贵的品质之一。如果没有自控力,我们便会被生活提供的各种快乐吸引,无法聚焦在我们本身想要实现的价值上。

2019 年 1 月,摄于 杭州龙井山,初雪
2019 年 1 月,摄于 杭州龙井山,初雪

自我否定是让我们避免成为多巴胺的奴隶,因为任何高级的快乐都是和痛苦相伴而来的。这让我想起宫崎骏老爷子在纪录片中说的一段话「世界上重要的事情,大多都很麻烦」,但也正是因为很麻烦,才越证明我们正在做着重要的事情。

除了知道上述的思维工具,还应该给自己留出一段「沉思」时间。用来定期的回顾自己对日常事件的反省,思考一些当时不甚明了的问题,以及用来评判在这条路上自己的精进如何。

书中还给出了斯多葛学派哲学家为寻求安宁的人提出的十条建议

  • 我们应该变得具有自我意识,应该观察和反思自己,每天如何回应各种发生的事件
  • 我们应该运用理性思考来克服消极情感和欲望,思考这些东西是否真的值得拥有
  • 在我们没有追求财富但却富有时,应该享受富裕,但不应执着于财富,也要做好失去的打算
  • 不要试图切断和其他人的联系,因为我们是社会性动物。但我们可以避免和消极的人做朋友
  • 虽然和人交往不可避免的会出现摩擦,但是对于这些摩擦的不回应则能让我们消解掉
  • 我们的不幸主要来自于贪得无厌和担心超出我们控制力事件的倾向
  • 为了解决贪得无厌,我们需要进行消极想象,这样便能从不断追求新事物的渴望变成珍惜当下
  • 为了抑制超出控制力的担心,采取控制三分法,不要为不能控制的部分劳神
  • 当我们花时间来处理不能完全控制的事情时,应当注意目标的内化
  • 对于外部世界,应该持有宿命论的态度:当下发生在我们身上的事是超越我们控制的,为此烦恼是愚蠢的

愿你找到安宁,我的朋友

📔
人生哲学:像哲学家一样思考之斯多葛主义

禅与摩托车维修的艺术

这是四年前从上海来杭州带的唯一一本书,当时刚经历了关闭公司,没有方向,对自己的前途感到迷茫。每天深夜和清晨都会在阳台的飘窗上翻几页,其实那会已经忘记是第几次看这本书,但只是那时候才算勉强读懂。因为我是学艺术出身,所以在做产品经理之前,更多的是被情感所驱动,是一个浪漫主义的人;而开始做产品之后,首先进入的环境又是一个被数字驱动的工程师文化很浓厚的地方,这导致了我开始极端排斥自己的浪漫主义思考方式。

2019 年 4 月,摄于 杭州虎跑的山径
2019 年 4 月,摄于 杭州虎跑的山径

时至今日,我并不试图告诉你这本书我真的就读懂了,而是想告诉你以此书为镜,我看到了从我个人身上反射出来的东西 —— 如何在浪漫主义和古典主义中找到平衡,如何找到在设计产品中的「良质」

  1. 古典的认知认为这个世界是由一些基本形式组成的。古典的风格往往直接了当而且完全不加修饰,不情绪化,简洁,有严谨的比例,目的不是激发别人的情绪,而是从混乱中找到秩序,把未知变成已知。浪漫的认知则是从它的表象来观察,浪漫的模式主要有丰富的灵感、想象力、创造力和直觉。最主要的是情感而非事实,不依赖于理性或是法则,而是依赖于情感、直觉和美学。古典的良质则超越此刻,必须考虑现在与过去和未来的关系,而浪漫的良质是指此时此地的事情,过去和未来都囊括于此。人们思考和感觉的时候往往会偏向一种形式,而且会误解和看清另一种形式。
  2. 解决问题的方法非常朴素:首先写明白你遇到的问题是什么,但是只能写你知道的东西,没有任何欺骗在里面;然后假设这个问题的原因是什么;通过实验证实每个假设,注意真正的实验失败不是没达到预期,而是无法检验实验结果;预测实验结果;观察实验结果;把实验结果写下来,不多不少。最重要的工作来自于仔细观察和精确思考,而非付出的劳动。
  3. 书中提到的重要概念即「良质」。良质并不是一种物体,它是一种事件,它是主观意识到客观的存在时所发生的事件。比如我们欣赏一部经典的电影,不需要任何量化的指标和对电影技术的理解,大多数人在看完之后,都能识别到这部电影比其他电影优秀,这其中的原因便是良质。除了影视作品,对于某些产品、服务,我们也能直观的感受到差异。所以良质就是我们用以判断「一些事情比其他的要好」的标准 。人们对于良质有不同的看法,并不是因为良质本身有差异,而是每一个人的经验背景不同。
  4. 良质的意义在于,帮助我们解决「卡住」的问题。如果我们只是把所有的事物冰冷的按照逻辑分类,你的认知就会非常的呆板。比如开锁师傅帮忙开门的时候,想到的是一个有韧性的能伸到门缝中卡住锁头的物体,是可乐瓶子还是塑料片都不重要。但是如果缺乏「良质」,那么他只会选择标准的工具,而缺少了应变能力。良质是古典和浪漫世界的平衡点,所以为什么缺乏良质的人无法做好一件事情?因为按所有的说明书中的步骤来做,只有冰冷的逻辑,而忽略了好坏的分辨。这也是为什么尽信书不如无书的本质。
  5. 进取心是精神的补给品,能够推动事情的进行。但是周遭的环境会损耗一个人的进取心,让人陷入进取心陷阱,即因为无法意识到良质,从而使人丧失做事的热忱。比如重复不断地做一些无聊的事情而并没有找到这件事情的意义。这其中有分为内部和外部的两种陷阱。
  6. 外部陷阱是指,因为环境影响,导致挫折感,比如拆解一个复杂的东西。这时候应对的方式,耐心的记录每一个步骤和细节,尤其是特殊的步骤。然后展开所有部分,理解其结构
  7. 内部陷阱是指,因为内部情绪,导致的忧虑感。典型表现有思维僵化(可以放慢脚步)、自我膨胀(哪怕装出来也要谦虚)、焦虑(写下来然后寻找更多信息消除不确定性)、枯燥(不设置结束点,尤其是新工作;或者降低预期)、真理(考虑「无」的状态,扩大问题预设)、工具不好用(更换工具、环境或锻炼肌肉的精确性)
  8. 对于没有辨识力的人来说,自我的爬山和无我的爬山看上去可能都一样,都是一步一步地向上爬;呼吸的速度也一样;疲惫的时候都会停下来;休息够了又会继续前行。但是事实上两者多么不同。自我的爬山者对周围的反应不是太快就是太慢,谈论的话题永远是别的事和别的地方。因为他拒绝活在此地,他想赶快爬到山顶,但其实山顶也非其目的,他依旧会不快乐。
  9. 当你做某件事的时候,一旦想要求快,就表示你再也不关心它,只想做别的事
  10. 内心的平静有三个等级:生理的平静、心理的平静、价值的平静。圆熟只是衰朽的另一个面向。

📔
人生哲学:禅与摩托车维修的艺术

为什么佛学是真的 | Why Buddhism is True

我本身是个无神论者,但因为早些对看阿兰 · 德波顿的《写给无神论者》十分喜欢,反而对宗教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后来零零星星的参加了几次礼拜,半年禅修课,搬到杭州之后更是有机会清晨去法喜寺和永福禅寺静坐一会,虽然并未产生对某些宗教信奉的想法,但对宗教中关于我们的烦恼忧虑从何而来又如何消解,以及人生存在的意义是什么产生了更加浓厚的兴趣,毕竟这些大问题,先哲们其实所思甚多。

image

这本书便是将佛学中宗教的部分剥离后,用普通人的眼光来从佛学中可以汲取到的智慧。

在佛学中主要的观点,来自于消灭欲望。但我们大可不必如此严苛,而是意识到我们感受到的种种「苦」,皆是不满足造成的,在梵语中,duḥkha 也可以翻译为不满足。

我们的不满足,源自于我们希望追求到快乐。但抛开宗教从进化心理学的角度来看,我们的基因要求我们最大化的繁衍后代,多数直接的「快乐」都和增加生存权和生育权这两个行为有关。而如果快乐绵长且易得,则我们将会丧失继续做某些事的动机,所以快乐永远是短暂的。

另一方面,我们的烦恼来自于对失去这两种权利的恐惧,但工业革命后的时代发展太快,我们的大脑来不及进化,所以我们为了提高生存的概率,依旧对增加脂肪、疑神疑鬼、焦躁暴怒情有独钟,却没有考虑过其实我们很难受到如此直接的生命威胁了。

所以我们不满足,导致我们感受到「苦」,而我们日常被各种情绪捉弄,总是带着有色的眼镜看世界,所以无法达到「空」的境界。

色即是空,这个词一提起来,大家就会嘿嘿一笑,但这其实是误读。色并非是和性有关的意思,而是我们对于任何事情(哪怕是我们从未经历过的事情)总会默认的先入为主的带上感情色彩,以至于我们无法客观的去观察和理解这个对象到底本来是什么样的。

举个简单的例子,想象一下熊诗璇和张力,你会自然的为前者代入一个秀丽的女性形象,而后者很可能是一个戴眼镜的程序员。但其实这两个词汇,并不代表任何意义。我们之所以迅速的给万事万物赋予内涵,是因为进化要求我们这么做,尽快的做出判断才能更好地在自然界中生存下去,但带来的副作用就是,我们始终被情绪所驱赶,无法看到事实是什么样子的。

人们对东西先入为主的感触,其实是不真实的。佛学中「空」的核心,是让人们更自由,自由的选择想要体察什么东西。要想真正的去「体验」想要体验的对象,必须先降低感情的浓度,不做任何预判,继而接受对象的所有,就能获得更加丰富的体验。

另外经常在张小龙语录中出现的「贪嗔痴」,其实并非是三种欲望,而是两种欲望结合诞生了一种行为。

  • 贪,就是被一个事物吸引
  • 嗔,泛指一切负面情绪
  • 贪 + 嗔 = 痴,即对各种事物做感情判断,戴上了有色眼镜

而所谓的涅槃(nirvana),也不是一把火把自己烧成灰烬。把自己和自己的 tanha(饥渴、贪爱)分开,就是「涅槃」。我没有达到过这样的境界,作者也是说听别人讲到是什么状态,但是有两点是可以推演出来的,一个是内心的足够安宁不被打扰,另一个是对周围事物有非常清晰的认知,不被情绪所左右。

2020 年 5 月,摄于 北京国贸,那天不冷但心很凉
2020 年 5 月,摄于 北京国贸,那天不冷但心很凉

书中也提到了如何化解情绪的方法,这一点和在冥想课上学到的是一样的,即觉察自己的情绪(对冥想有兴趣的可以阅读《正念禅修[4]》这本书),不要用意志力的方法去「对抗」欲望,而是用正念的方法去「化解」欲望。当你能觉察出来「我在发怒」,「这件小事也值得我去发怒啊」,可能当下那一刻的情绪就烟消云散了。

自控的关键不是调动理性,而是调配感情。因为我们所有的决策,都是从感情开始,以感情结束。理性只不过是感情的工具,感情才是真正的决策者。

另外关于佛学中比较重要的「无常」和「无名」的概念对我也很受用,虽然本书并未从这个角度来解读,但在《正见:佛陀的证悟[5]》这本书中阐述的颇为细致。

无常,便是可以理解为变化,是这世间唯一确定的东西。无常并不意味着死亡,而是意味着变化。任何事物和另一个事物之间的位置或关系变了就是无常。变化是不可避免的,而死亡只是这个循环的一部分。

没有不切实际的期待,就不会有失望。如果了解一切都是无常,就不会攀缘执着;如果不攀缘执着,就不会患得患失,也才能真正完完全全的活着。

恐惧和焦虑是人类心中主要的心理状态。恐惧的背后是对确定性的不断的苛求、我们对未知感到恐惧。人心对肯定的渴望,是根植于我们对无常的恐惧。

当你能觉察不去定型,确信这些关联的成分不可能保持恒长与不变时,就能生起无畏之心。准备好面对最坏的情况,同时又能容许最好的状况发生。

无明,一切情绪皆苦。导致痛苦的是人的情绪,情绪即痛苦。无论直接间接,一切情绪都生起于自私,都与我执有关。如果想要根除痛苦,就必须培养觉知,留心情绪,学习如何避免被鼓动起来。

情绪的起源根植于误解,因此根本上是错误的。基本上所有的情绪都是一种偏见,在每一种情绪之中,都存有分别心的成分,也就是无明的根源 —— 我执

无明单纯的就是不了解事实,或对事实了解不正确,或认识的不完整。所有这些形式的无明,都导致误解和误判,高估和低估。

任何源自无明所做的行为,都是冒险。我们在不了解或者不全了解的情况下行动,就不会有信心。我们根本的不安全感就是由此而生,创造出所有这些有名或无明、已知或未知的各种情绪。无名的喜乐只不过是不断高估对自己有利的可能性,以及低估障碍而已。

当你有了觉知 —— 就像知道自己走在悬崖的边缘,了解前面的危险但是仍旧可以继续前行。带着觉知行走不再那么恐怖,反而是非常刺激,因为不知才是恐惧的真正根源

另,这本书已经有了简体中文版《洞见》。

📄
人生哲学:为什么佛学是真的

番外:和基督教的机缘

关于基督教的了解,还要感谢两个人:雪芳和醒哥,你们作为上帝的子民,对于我这个非教徒也对上帝有了一些粗浅的认知。

我不敢贸然的分析宗教的奥义,只是把一些和醒哥在江边漫步时候的谈话, 摘录于此,不算虔诚,但是也能通过不同的视角,看到古老的宗教如何弥补这些人性的缺陷。

权欲是比较常见的情绪波动,憋久了会对自己造成很大的伤害。在基督教里面,当人们产生这种欲望之后,往往是忘记了上帝的恩典,把荣耀归在了自己的身上。

我们之所以会产生权欲,其实是源自我们自身狂野的想象力,希望能彻底的控制对象,按照自己的想象任自己摆布。这时候也是对对方的不尊重,将对方物化为自己欲望的载体,而非一个普通的人。

应该有一种「仆人」的心态,既是上帝的仆人,又是需求者的仆人

  • 仆人心态,能让我们在帮人解决问题之后不居功自傲,因为我们只是上帝的管道,上帝一直在场,只是借由我们传递出去而已,所以荣耀应该归于上帝而非我们自己。
  • 仆人的另一层意思是,我们能以做上帝的仆人而满足,因为是沐浴在他的圣光之下,这样让我们就不必自怨自艾,将自己看的过于无足轻重,继而嫌弃自己。

当然,在我很艰难的日子,你们也总能送上福音(约伯记11:15-20 和合本)

那时,你必仰起脸来毫无斑点;你也必坚固,无所惧怕。你必忘记你的苦楚,就是想起也如流过去的水一样。你在世的日子要比正午更明,虽有黑暗仍像早晨。你因有指望就必稳固,也必四围巡查,坦然安息。你躺卧,无人惊吓,且有许多人向你求恩。但恶人的眼目必要失明。他们无路可逃;他们的指望就是气绝。

你能看到这里,想必也已经很累了。但不要有压力,因为我并不能做到上面说的那种洒脱,平静,淡然。反而,正是因为自己会有憎恨、埋怨、自卑、妒忌等等情绪,才希望能找到安静的方法。

并且,即使看了再多的方法, 在没有经历过惊涛骇浪的拍击之后,是无法真正明白其中的含义的。

image

你不必去接受上面所有的观点,能带着开放的心态观察他们,就已经是一趟很有意思的旅途。而我们所谓的中年危机、产品经理的黄昏、996 福报等,其实都是先哲们经历过的。

时过境迁,我们还会遇到老年危机,孩子的教育危机,存在感危机,死亡到来的危机等。所以,如果决定面对这些问题,便不如索性多投入点时间,想的透彻一些。

我不会祝福你获得更多的快乐

我会祝你获得安宁与平静,找到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