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信任从何而来,法律与信息的关系是什么

Property

之前在研究

的时候,其中的治理部分的框架是援引自莱格斯的《网络 2.0》,即:法律 + 道德 + 市场 + 体系结构来进行治理。

但就像知道「苹果」怎么写并不知道苹果真正的味道一样,当时的理解是比较懵懂的,认为法律就是平台制定的刚性规则,而道德就是运营的影响,这显然理解不够深刻,只是在当时能够解释所做的事情。

最近在看张维迎的《信息、信任与法律》,终于解答了关于法律与社会规范的区分,以及所带来的社会价值 —— 增强信任,促成交易。

而这些关于法律与经济的知识也有助于我们来观察区块链的演化,所谓的「代码即法律(Code is law)」到底是否可行,以及是否真正解决现代社会的问题。

▌社会资本与信任来源

社会是人与人之间的交换关系,没有信任就不会有交易发生,就不会有市场。如果没有信任,社会分工和专业化就不会发展,大家都会选择自己种菜养活自己,而不会去购买他人的东西 —— 因为你不知道对方是否会愿意与你交易。

所以从另一个角度来看,中国企业爱做大而全,不像欧美有许多小公司愿意做专业化,许多时候也是处于不信任,但这不能简单地用中国特色来解释,其中也包括法律制度健全与否与社会道德的约束程度。

从这个角度引申来看,社会资本是社会中人与人之间合作的能力。而社会资本的核心是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即成员对彼此诚实、合作性的的预期一致。越是发达的国家,能调动合作的人数越多,比如波音 787 的零件 90% 都是由其他公司制造的;而相对原始的社会修建一座宗祠,只能调动当地的乡绅。

信任的来源分为三种

  • 基于个性特征的信任,比如血缘、同僚、同族等
  • 基于制度的信任,比如由法律维持的制度
  • 基于信誉的信任,即长期来看社会其他成员对于违反信任的人的惩罚

而信任的对象又分为个体对个体的、个体对组织的、个体对政府的。其中企业中介某种意义上促进了社会之间的信誉,比如之前滴滴的安全问题,就得到了全社会的关注,而公司本身也在众目睽睽之下做了许多改进;而某些小地方的黑车按照事故发生率不亚于滴滴,但是由于个体属于小规模不容易被观察到,且可以终止博弈(跑路)。

另一方面企业由于要照顾自己的信誉,会对员工做出约束和监督,并且个人由于要长期为企业工作,属于多次博弈,所以相互约束下,信任程度反而比单纯的个体更加可信。

但政府约束超过临界点,就会反而让企业不重视信誉,比如面向合规由此带来的垄断,会让企业拼命达到某些标准而不再考虑竞争力,无视用户口碑提供劣质服务。

由上可以看到信誉的四个条件:

  • 交易必须是重复的、长期的交易关系。一次性交易不可能有产生信誉。
  • 当事人要有足够耐心,短视的人是不值得信任的。
  • 信息传输速度要足够快,不合作的行为能很快被发现。
  • 受害的一方有积极性和可能性实施惩罚。

从这个角度来看 C2C 的二手交易为何假货猖獗,这并不是产品设计的问题,而是制度设计的问题。早年 58、赶集被人诟病骗子多,是因为其模式注定了都是一次性交易,无法对信息提供者进行有效约束,而受害方也由于惩戒对方成本过高(举证太麻烦),导致无法有效根除。所以为了促进成交,需要让人们重视自己的信誉,这个不是靠道德感来约束,而是靠上述的制度设计来解决。

而信任如何被破坏?往往源自两方面:

  • 财产制度破坏,无恒产者无恒心。
  • 平台权限太大,人们无法预测未来。

以某交易平台和公众号为例,为何大家都认为微信的群、公众号更称之为「私域」,而某交易平台不是?是因为相对来说,微信不会在你的群里面乱发平台的广告,也不会帮你自动加人进来;而某交易平台的商品详情页,很可能出现非本店的商品。所以「恒产」和「可预测的未来」,是成为平台信任的基石,和产品设计有多精彩,无关。

▌法律与社会规范的作用

法律和社会规范其实目的都是一样的,为的是达成下面三个目的。

  1. 协调预期,从多个纳什均衡中选出来一个均衡(比如开车靠左还是靠右、比如女士优先,尊老爱幼)
  2. 提供激励,让不符合社会效率的均衡变得均衡(比如让企业承担连带责任、古代的连坐制等)
  3. 传递信息,解决非对称信息下的合作难题(制服、仪式、送礼等让人们传递出来耐心)

但两者的差别在于执行方式与产生方式的不同:

  • 法律有专业化的第三方执行,比如有明确的执行庭,所以条例必须明确,有执行的刚性;而社会规范靠非专业化的多方执行,比如某人不孝顺会遭到多数人的唾弃,但并不是说每个人都会以相同的方式来唾弃。
  • 法律有专门的机关来制定,由专门的机关执行;而社会规范是自下而上的形成,周期比较长,没有明确机构,且差异非常大,比如孝道在儒家文化中非常重要,但是在非儒家文化圈并无此概念。

法律有效性依赖于社会规范,如果与普遍认可的社会规范不一致的话,往往作用会非常有限,书中援引的案例是对于吐痰和放炮的法规跟踪,比如抛开法律不讲,吐痰也是一种不文明的行为,周围的人会鄙视这种行为,所以再加上法律的约束就能很快看到效果;而放鞭炮则和我们的传统文化有冲突,过年听个响很热闹,周围的人并不会因此太鄙视放炮的人,甚至还会鸣不平。

所以并不是平台方拥有相对应的权利就可以令行禁止,还要和整体的社会规范相匹配,否则即使立法也无法执行,而无法执行的规定形同虚设。比如鼓励医生多去开处方赚钱,就是会引起强烈的反对;而另一种思路则是,当希望能实施某些规则的时候,需要先进行「吹封」,制造对应的「气候」之后再来实施会更好,具体可以翻阅《邓小平时代》。

实施社会规范和法律的条件限制:

  • 社会规模,规模越大越需要法律,越小越需要社会规范(村庄 vs 城市;创业团队 vs 大公司)
  • 私人执行成本,私人执行成本越高,社会规范越难奏效(比如没有法律撑腰,自己也无法搞定违法犯罪的人,就会出现侠客)
  • 信息的流动速度和方式,传播越快越广效果越好(如现在的征信制度,做了坏事立即会被记录并广播给其他人或机构)
  • 社会变革速度,越快规范效用越低,法律越高(比如对于区块链的约束和互联网医疗的约束,几乎都是靠法律来限制,而婚姻感情的问题,多数还是靠社会规范来约束。)

那么人们为何会违反法律与社会规范呢?

  • 对内在的短期利益重视超过了长期的信誉(缺少群体的融入,到处都是一次性博弈)
  • 其他人没办法对违反者进行惩罚(如古代的王权、现代的垄断性组织)
  • 存在着不同规范的治理人群,或者规范变化太快(变革或者战争的年代)
  • 违反规范是为了表达对特定群体的忠诚(暴力团体)

▌小结

回到最初的问题,平台治理中法律和社会规范的目的并非惩恶扬善,而是为了促进交易。许多产品的好坏并不是设计者的刻意为之,而是其模式本身就带有缺陷,如果不去改变机制,那么如何改进产品都是无济于事。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互联网加速了信息的传播,但其中并非总是真实的信息,也包含很多虚假的信息;而区块链的特点是「不可篡权」,而不是「真实可信」—— 如果上链的内容本身就可以作弊呢?

现代人们交易之前并不了解对方的一丁点信息,所以对信息的生产和提供要求就更高了。所以当下并不缺少信息,而是如何能成为一个可靠的信息提供方,在接下来的时代会很具有竞争力。

本书另外还有许多章节涉及较为专业的知识,限于个人能力在此并不展开,有兴趣的朋友可以自行阅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