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如何找到热爱的工作

本文不提供职业建议,却能助你一生

by Tim Urban

这篇文章表面是讲如何选择工作,但是实际上是如何面对自己的欲望,如何和自己谈判与和解,找到自己最终想要到达的人生状态。其中最关键的是「厨师思维 vs 厨子思维」,前者根据食材的基本特征创造菜谱,而后者只会照着菜谱做。我们很难说某个人就是厨师或就是厨子,更多的是我们在思考许多问题的时候,其决策方式是厨师还是厨子。等你安静的和自己对话的时候,你会发现我们许多固有的观念,都不是我们自己仔细审视过的,而是环境塞给我们的,只是我们没有觉察罢了。

文中提到了「进度=步伐x坚持」,随着2019年即将过去,再次感慨坚持的力量。三年前刚入行的时候,对整个互联网医疗是一脸懵逼,惴惴不安。但是三年下来,已经能针对行业形成自己的看法(当然并不一定对)。前一阵子见到两个老朋友都在某个行业干了将近十年,和他们聊他们的行业的时候,那种如数家珍的熟悉感,是短期内再强的天赋所积累不来的。

其实许多时候我总有一种「恐惧」感,我问过自己如何才能彻底消除。但是这一年的探索下来,和文中的观点比较一致,即这种负担是自己选择生活所带来的常态,因为这代表我在不断的拓展自己的边界,而只要面对未知,就一定会有「恐惧」。

作者 Tim Urban 是信息爆炸时代的“叛逆”青年,独立支撑起了赢得几乎全美科技圈尊重的深度长文博客。Musk和Evan Williams 都非常关注。他的文章特点就是 —— 相当长 —— 但是看起来却行云流水,能把复杂的事情讲的通透。

🐙
本文不提供职业建议,却能助你一生

如何才能去做喜欢的事情

by Paul Graham

少楠说:一个朴素的道理「喜欢一件事才能做好它」,但是如何找到自己喜欢的事情,确实很难。我定期的也会问我自己,到底目前在做的事情是否是自己喜欢的事情。

Paul Graham 在文中提到了很多我们觉得习以为常,但是深究下来却值得思考的情况:

  • 如果父母都不喜欢自己的工作,那么孩子如何能找到自己喜欢的工作呢?比如我父亲就是典型的例子,年轻时候在机械厂做翻沙工人,改革开放后开出租车到退休。终其一生都没有试着尝试下做自己热爱的事情,都是被温饱追着走而已,那么在我刚毕业的时候,他对我的职业规划无法给出任何的建议。(好在老爷子爱看书且兴趣广泛,这两点我也有所继承)
  • 真正的危险来自于名利双收的职业,例如从事企业法律或者医学工作。一份既有保障又有前途的工作,再加上一点可以不劳而获的声望,才是对青年人最大的威胁,因为他们还没开始思考什么是他们真正喜欢的。因为工作原因能接触到很多医生,在我目前的观察里面,真正热爱这个行业的人是很少的,大多数都是如上面所说才从事这个行业,甚至经常看到个别玻璃心的医生因为一个非满分评价,不停的抱怨用户素质低且自己受到了天大的委屈,认为医疗不应该以服务业的标准来要求。
  • 不能每个人都做自己喜欢的事,总得有人做令人讨厌的工作。这种自我安慰的言论在身边也屡见不鲜,因为能很好的给自己找到一个推脱的借口,然后一代一代人这样传下去。但如苏世民所说「做大事和做小事的难易程度是一样的,所以要选择一个值得追求的宏伟目标,让回报与你的努力相匹配」
  • 钱越多的工作越危险,因为要付出全部精力。环境对于一个人的塑造是巨大的,辩证的说,在一个回报更多的地方意味着更多的责任,而更多的责任让你不得不付出更多的精力(996 不也是这种情况下诞生的么?拿双倍工资付出三倍劳动)。加上如果不慎重让自己的生活开支因此提的很高,整个人就被工作和生活双重绑架,丧失了再选择所爱的可能。

另外我很赞同文中提到的测试自己喜好的方法,要想知道一个人是否喜欢他正在做的事,就看他会不会无偿地工作,即使不得不做另一份工作以求生存。

这里特别想问问诸位,你是否在做你喜欢的职业呢?欢迎回复邮件聊聊。至少在写这期邮件的时候,我还是很开心做这件事的。

💌
如何才能去做喜欢的事情

天才的车票理论

by Paul Graham

少楠说:Paul Graham 的文章总像是一个睿智的长者在给你讲述一些道理。最近有些朋友问我之前 P.A.R.A @问题,但是在沟通过程中却发现,最难的不是这套方法该怎么实践,而是该如何设置Area,即自己精进的方向到底是什么?

换句话说,你真正想要且痴迷的东西是什么?这个问题其实真不好回答,Paul 在这篇文章中的方法值得参考。

💡

伟大的工作 = 能力 + 决心 + 痴迷

痴迷的特征是关注其痴迷的事物本身,而非为了被人倾佩或者富有,过程即目的。比如小时候我们收集的小浣熊卡片,或者曾经我在纸上画画一画就是一下午,这些都可以认为是某种意义上的痴迷。

痴迷之所以重要,一方面痴迷是能力的代理(因为你痴迷之后,能力自然能跟上,否则你很难持续痴迷),另一方面也是决心的替代品(痴迷能让你不需要那么大的决心,自然而然的就去做这件事)。这背后其实是一个残酷的现实:通往新思想的道路希望渺茫,因为如果看起来很诱人,那么早就有人去了,所以只有痴迷能让你捕捉到别人捕捉不到的机会 —— 所以我还是很反对干一行爱一行的,而是应该爱一行干一行。

除了知道痴迷的特点之外,最关键的就是识别痴迷的对象是否有价值。如果你只是痴迷玩游戏,那么肯定会被认为是没出息的肥宅;但是如果你痴迷玩游戏,同时又痴迷于设计一个更好的游戏(比如小岛秀夫),那么你就有可能成为伟大的游戏设计师。所以这里面的核心区别是:你痴迷的对象是以消费为主,还是以创造为主。多数时候前者仅仅满足个人需要,而后者能为社会带来更多财富。

痴迷其实不一定会投入大量的金钱,但是会投入大量的时间,并且还会遇到 timing 不对的问题。所以如之前邮件组所说,时间也是资产,用投资的眼光来看我们该怎么解决上述问题?

  • 风险对冲:如爱因斯坦或者大刘,有一份正职,然后用业余时间写出《相对论》或《三体》。但代价是很可能主业吞并了副业的时间,让回报有可能为零
  • 分散投资:多找几个兴趣培养,比如达芬奇这样的人。但代价是可能都没有突破临界点,导致最终一无所获。

没有万无一失的选择,所以如何找到自己痴迷的路径还是得看自己的「投资风格」。如果还在犹豫的时候,记得 Hamming 那句著名的双关问题:你所在领域,最重要的问题是什么,为什么你没有致力于其中之一?

🎫
天才的车票理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