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eter Rams

Dieter Rams

image

生平简介

迪特·拉姆斯(Dieter Rams,1932年5月20日-)是德国著名的工业设计师,出生于德国黑森邦威斯巴登市,与德国家电制造商百灵(博朗)和机能主义设计学派有很密切的关系。

自1943年至1957年,拉姆斯在威斯巴登工艺学校(Werkkunstschule Wiesbaden)攻读建筑与学习木工。1953年至1955年,他曾为建筑师奥图·阿培尔(Otto Apel)短暂地工作(和建筑很有渊源),随后便加入家电用品制造商百灵的设计部门,同时期建立起与乌尔姆造型学院的产学合作关系,1961年晋升为百灵首席设计师,一直到1995年仍留有这个头衔。

拉姆斯曾经阐述他的设计理念是“少,却更好”(Less, but better,德文:Weniger, aber besser),与现代主义建筑大师密司·凡·得罗的名言“少即是多(Less is more)”对比出有趣的意涵。他与他的设计团队为百灵设计出许多经典产品,包括著名的留声机SK-4(素有“白雪公主之棺”之昵称),和高品质的D系列幻灯片投影机D45、D46。他也为家具制造商Vitsœ设计606万用置物柜系统(1960年)而闻名。

他的许多设计,诸如咖啡机、计算机、收音机、视听设备、家电产品与办公产品,都成为世界各地博物馆的永久收藏,包括纽约的现代艺术博物馆。迪特·拉姆斯领导百灵的设计部门将近30年,直到他在1998年退休。

Dieter Rams 简单直观的设计深受许多人喜爱,凭借其设计理念,对 Apple 的众多产品产生了巨大影响力。将 Apple 与 Dieter Rams 的一些作品进行比较时,可以发现到它们在外观上的相似之处以及对细节的关注。很显然,Dieter Rams 影响这些后代深远,德国20世纪中后期的工业设计,给了21世纪成功电子产品一个无可取代的灵感来源。

image
Dieter Rams启发Apple众多产品,(由左至右) Braun Atelier TV和Apple iMac的桌上型电脑;Braun T1000 Radio和 Apple Power Mac G5桌上型电脑主机;Braun T3 Pocket Radio和Apple iPod
Dieter Rams启发Apple众多产品,(由左至右) Braun Atelier TV和Apple iMac的桌上型电脑;Braun T1000 Radio和 Apple Power Mac G5桌上型电脑主机;Braun T3 Pocket Radio和Apple iPod

设计十诫

1984年拉姆斯与 Mendini 之间的一段对话

you were the prophet of the mythic period of Braun design. I have always thought of asking you this question: Was your utopia functionalist or was it poetic and purist?

你是博朗设计神话时期的预言家。我一直想问你这个问题。你的乌托邦是功能主义的,还是诗意和纯粹主义的?

I was not the "prophet" of Braun design; if anything, I was a fairly important collaborator and companion in arms. Especially during the second period of Braun design. The first Braun period was marked by the Ulm school, through Hans Gugelot, in the sphere of product design and Otl Aicher in that o graphic design. My own work and that of my group would have been unthinkable without the way paved by them.

我不是博朗设计的 "预言家",如果说,我是一个相当重要的合作者和伙伴。特别是在博朗设计的第二个时期,我是相当重要的合作者和伙伴。第一个博朗时期是由乌尔姆学派通过汉斯-古格洛特(Hans Gugelot)在产品设计领域和奥特尔-艾歇尔(Otl Aicher)在平面设计领域的标志。如果没有他们的帮助,我和我的团队的工作是无法想象的。

I have always liked the simple and the pure — which however is also useful and may possess poetry too. I owe a great deal here to my grandfather, who was a carpenter and always refused machines. The greatest care and honest quality were his principles. The important principle in design in my mind is to remove the non-essential in order to bring out the essential. Good design means to me the least possible design. I believe the time is ripe far a return to the simple. I am against all «isms», including «functionalism».

我一向喜欢简单和纯洁的东西ーー然而这些东西也是有用的,也可能具有诗意。 在这里,我欠祖父很多,他是一个木匠,总是拒绝机器。 最大的关心和诚实的品质是他的原则。 在我看来,设计的重要原则就是去掉不必要的东西,以便把必要的东西带出来。 好的设计对我来说意味着尽可能少的设计。 我相信,现在是回归简单的时候了。我反对一切“主义” ,包括“功能主义”。

毫无疑问,设计要为产品的功能性做贡献,这是毋庸置疑的,但 "功能性 "的设计当然并不意味着忽略了美学! 一个基于规则、基于某种形式语法的美学平衡和谐的设计,也会赋予产品特殊的实用性。我想我真的把自己看成是一个形式的工程师,而不是一个艺术家或诗人。

Dieter Rams, Braun Signal ABR 21, compact alarm clock 21,
Dieter Rams, Braun Signal ABR 21, compact alarm clock 21,

What do you believe the characteristics of industry will be in the near future?

您认为在不久的将来,(设计)行业的特点是什么?

Mass production will have to transform itself into quality production. The designer's contribution is going to be extremely important in this respect. We will have to succeed, for example, in making products more easily comprehensible — in making them talk, as it were, through the media of design. The quality of design requires experience, bravura, tenacity, hard work and creativity. The designer should not be looked upon by companies as a "means of accomplishing a purpose", but as a "meaningful mediator" between the maker and the user, between company and product. In the near future the surveying of man's real necessities will become increasingly important: to understand what man really needs — not only here and now, but tomorrow and the day after tomorrow. Finally, the designer will have to be still more closely linked to company work teams. Reasonable targets, I think. But the way is still long. Companies enlightened can still be counted on the fingers of one hand.

大规模生产的产品,要向品质生产转型。在这方面,设计师的贡献将是非常重要的。例如,我们必须让产品更容易被别人理解 —— 通过设计这种媒介,让产品说话。设计的质量需要经验、勇敢、坚韧、勤奋和创造力。设计师不应该被企业看成是 "完成目的的手段",而应该是制造者与用户、企业与产品之间的 "有意义的中介"。在不久的将来,对人的真正需求的调查将变得越来越重要:了解人的真正需求 —— 不仅是现在,还有未来也是如此。最后,设计师将不得不与公司的工作团队更加紧密地联系在一起。但是,路还很长,被启蒙的公司一只手就数的过来了。

Can you describe in a nutshell your latest utopia?

你能概括地描述一下你最新的乌托邦吗?

I do naturally cherish thoughts in my imagination, and hopes, that are projected into the future. I would not like to talk about them here before they are transformed into concrete solutions. Design is always down to earth. It is not concerned with speculation, but with tangible, usable objects. I know by experience that visions of the future and declarations of intent do not carry me forward. On the contrary, they impede the short steps by which I must proceed.

我确实很自然地珍惜自己想象中的想法和希望,投射到未来。在这些想法还没有转化为具体的解决方案之前,我不愿意在这里说出来。设计永远是脚踏实地的。它所关注的不是投机,而是实实在在的、可用之物。通过经验,我知道,对未来的憧憬和意向性的宣言并不能推动我前进。恰恰相反,它们阻碍了我前进的步伐。

Rams 纪录片:

💡

在关于工业设计的纪录片《Objectified》中,Rams老先生愉悦地拿着他的小剪刀,细细地修剪他的小盆栽说到:「日本人修剪盆景的目的是为了让鸟儿平滑的飞过去,毫无障碍。」这就是设计,就是Design。

纪录片部分内容摘录

  • 什么是一个好的设计?产品设计是一个产品总的构成:包括了它的形状,颜色,材料和结构。你无法理解好的设计,如果你不去理解人本身,设计是能被所有人理解的。它必须尽可能简单。为自私的消费方式而做的轻率设计的时代已经结束了。
  • 我不希望前面有博朗的 logo,它在后面这就足够了。当你去一个新的地方,不得不自我介绍,或者你进入一个房间并说「我是某某」,但你不能喊,你应该轻声地说。试想一下,如果你有很多产品,而且想要的越来越多,如果他们都喊道「我是博朗」,这会激怒用户的。
  • 我发现改善产品会让我觉得更好,而不是不断地被迫提出全新的东西。这通常不是新的,而是形式上的叠加。如果我的设计从外观开始,那么它将永远是形式主义的。这就是为什么我更喜欢「工程再设计(Re-engineering)」一词。我想从内部结构设计开始。始终从内到外。我也必须用自己的设计思考,从里到外来做这件事(From inside to outside)。
  • 今天,没有哪个行业将精力用在产品修复(Repairing things),这也是一种现象 —— 最好的方案就是去买一个新的。我们必须摆脱所谓这种物质丰富的「泡沫文化」,没有多少剩下来的东西会有未来。
  • Less,but better 不仅仅是一个设计概念,它也与我们的行为息息相关。
  • 你会给年轻的工业设计学生提出哪些建议?当你穿过城市或穿过房间时,请睁大眼睛,并且不要相信老师告诉你的一切,因为他们并非都是正确的。
  • 设计只有在它真正的为人类创造某些东西时才变得有效。

606 设计系统 —— 这个品牌57年只生产3种家具

Vitsoe只出售三种家具,606通用搁架,621茶几,620座椅,其中606通用搁架被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永久收藏,620座椅则是维多利亚和阿尔伯特博物馆以及设计博物馆的藏品。

1960年,拉姆斯为Vitsae设计了模块化的606家具系统。这套系统延续了一系列模块化家具的设计理念。作为一套家具系统,拉姆斯几乎尽他所能将其做到了完美。这套系统从发布开始一直生产销售至今。上世纪60年代购买这套系统的客户到现在仍然可以添加或者更换其中的组件,像书桌,茶几,书柜都可以完美搭配。

Rams在27岁时设计了RZ 60(后来被称为606)货架系统。四年前的1955年,他作为室内设计师加入德国电器制造商博朗公司,当时博朗正处于家用电器设计的变革过程中。Rams很快就被拉进了产品设计团队,与前包豪斯的弟子和乌尔姆学派的创始人Fritz Eichler、Otl Aicher、Herbert Hirche和Hans Gugelot等老一辈的包豪斯弟子和乌尔姆学派的创始人一起加入了产品设计团队。几个月内,他就开始设计唱片机、收音机、手电筒和剃须刀。到了1961年,他已经是整个公司的设计负责人,但他还想要更多。

1959年,Rams在业余时间和一个叫Otto Zapf的年轻物理系学生一起成立了一个小公司,目的是设计和制造创新的家具系统。Rams希望根据一系列允许自由表达的原则来设计一个生活环境。这意味着制造一种新型的家具,首先要 "简单",作为一种 "从事物的主宰中解放出来"。他希望他的家具不被多余的东西所左右,不被表象所左右,不被时尚所左右;在形式和色彩上要安静,和谐,考虑周全,直到最后一个细节;在功能上要灵活,在材料和结构上要高质量。

这些都是很高的理想,但Rams通过一个系统设计实现了这些理想,而这个系统设计是最好的 "简约 "的典范。后来,他又增加了一系列的系统元素:带滑门或下拉门的箱体、桌子和桌子模块,以及用于Braun Audio 2立体声系统组件的LP架和支架。到了1980年,Vitsoe的产品目录中列出了超过150个不同位置的606。

606的系统并不廉价,但如果你买到了 "用更少的钱活得更好,用更久的钱活得更久 "的理念,按照Rams公司自己的好的设计原则,它还是很经济的。它不性感也不吵闹,但在视觉上却很可靠,让人放心。它是成年人的家具,在用户和对象之间,在满足、持久的联姻中,与之共老。

📐
606 structure 具体实践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行业影响

Jonathan Ive @ Apple

苹果的设计风格其实在某些方面与Rams的设计风格十分相似,但是Rams并没有说苹果的设计团队抄袭这样的话,反而称赞 Jonathan Ive和苹果的其他设计师能够沿用他曾经使用过的设计准则,因为理念相似,所以产品风格才会有相似之处。

Dieter Rams相信,苹果这样的理念「模仿」是对他本人最真诚敬重的表现,Dieter Rams曾经和 Jonathan Ive一起参观过苹果的工作流程,并且大加称赞。同时,Dieter Rams还表示 Jonathan Ive与苹果CEO Steve Jobs好友般的关系也是让苹果优秀产品设计得以持续的原因之一。Rams回忆,他看到Ive-Jobs之间的关系,就仿佛当初他在博朗公司一样,设计师可以直接和最高执行官汇报交流,而不是通过什么市场部门。

苹果的设计总监Jonathan Ive打造的iPod iBook也折射出了拉姆斯的设计哲学——“更少但是更好的设计”。为了向大师致敬,Jonathan 甚至把iPhone的计算器界面直接设计成了拉姆斯1987年设计的ET44便携式计算器的模样。

Ive受到的启发不仅仅来自Rams的设计哲学,更直接来自Rams设计的真实产品——那些几十年前的产品。拿今天的目光看,Rams设计的工业产品还是那么新鲜——所谓经典是要经得起时间的考验,Rams的设计做到了。比较Braun的经典设计和Apple的设计,二者之间的相似性难以描述,但有时又是那么明显。可以看到,Apple的设计中所蕴含的简约之美与Braun经典产品体现的风格是一脉相承的——这点相当乃人寻味。

那么,苹果到底抄袭了吗?Rams 对此很坦然:我从不觉得是抄袭,过誉了。Jonathan Ive 认同我的理念,他曾给我看过他的一个产品,我发现他跟乔布斯做的事情与我当年同Braun兄弟一起做的很像。 这真是一个美妙的组合,设计师需要和企业家、优秀的工程师协作。

image
Braun Atelier TV and latest iMac 24 博朗专业级电视 & 08新款iMac
Braun Atelier TV and latest iMac 24 博朗专业级电视 & 08新款iMac
Braun T1000 radio and PowerMac G5/Mac Pro
Braun T1000 radio and PowerMac G5/Mac Pro

Detail of the radio perforated aluminum surface 以上两者外表的排孔铝合金材质
Detail of the radio perforated aluminum surface 以上两者外表的排孔铝合金材质

Braun L60 sound system and Apple iPod Hi-Fi 博朗L60音响系统 & iPod Hi-Fi
Braun L60 sound system and Apple iPod Hi-Fi 博朗L60音响系统 & iPod Hi-Fi
Braun LE1 speaker and Apple iMac 博朗LE1音箱 & iMac
Braun LE1 speaker and Apple iMac 博朗LE1音箱 & iMac

Braun T3 pocket radio and Apple iPod 博朗T3口袋收音机 & iPod 1st Generation
Braun T3 pocket radio and Apple iPod 博朗T3口袋收音机 & iPod 1st Generation

深泽直人 @ MUJI

深泽直人是早已享誉世界的非常著名的产品设计师,可能除了迪特.拉姆斯(Dieter Rams)、乔纳森.伊夫(Jonathon Ive)之外,他是大众耳熟能详的为数不多的一位产品设计师了。一位能为大众所知的设计师,必定长期地服务于对大众有着很大影响力的产品品牌,并且是这些产品品牌背后的灵魂人物,比如迪特.拉姆斯服务过的是德国博朗,乔纳森.伊夫服务的是美国苹果、而深泽直人服务过的是日本的无印良品。他们对这些公司的产品都有着根本上的举足轻重的影响,没有他们,可能也不会有这些产品,至少,它们不会是现在的样子。

深泽直人的成名时期正是在日本经济高度发展的时期,即上世纪九十年代至本世纪初,日本曾经一度是世界第二甚至第一大的经济体,涌现出了许多杰出的设计师,包括平面设计师原研哉/田中光一/黑川雅之,建筑设计师畏研吾/安藤忠雄/伊东丰雄/妹岛和世,服装设计师山本耀司/三宅一生/川久保玲等等,他们的经验和作品,并没有狭隘地局限在日本文化和日本国内,事实上他们是为世界所认可的。

image
image

参考资料

Dieter Rams | 迪特·拉姆斯 - Lei Dong | 董磊

今天无意中听到一席中一位设计师讲对她影响最大的工业设计师是迪特·拉姆斯,我自己也对他的作品非常着迷。把手头上搜集到的一些相关资料都放在这里,不定期更新一下。 年轻时的Dieter Rams (Credit: Abisag Tullmann) 迪特·拉姆斯(Dieter Rams,1932年5月20日-)是德国著名的工业设计师,出生于德国黑森邦威斯巴登市,与德国家电制造商百灵(博朗)和机能主义设计学派有很密切的关系。 自1943年至1957年,拉姆斯在威斯巴登工艺学校(Werkkunstschule Wiesbaden)攻读建筑与学习木工。1953年至1955年,他曾为建筑师奥图·阿培尔(Otto Apel)短暂地工作(和建筑很有渊源),随后便加入家电用品制造商百灵的设计部门,同时期建立起与乌尔姆造型学院的产学合作关系,1961年晋升为百灵首席设计师,一直到1995年仍留有这个头衔。 拉姆斯曾经阐述他的设计理念是"少,却更好"(Less, but better,德文:Weniger, aber besser),与现代主义建筑大师密司·凡·得罗的名言"少即是多(Less is more)"对比出有趣的意涵。他与他的设计团队为百灵设计出许多经典产品,包括著名的留声机SK-4(素有"白雪公主之棺"之昵称),和高品质的D系列幻灯片投影机D45、D46。他也为家具制造商Vitsœ设计606万用置物柜系统(1960年)而闻名。 他的许多设计,诸如咖啡机、计算机、收音机、视听设备、家电产品与办公产品,都成为世界各地博物馆的永久收藏,包括纽约的现代艺术博物馆。迪特·拉姆斯领导百灵的设计部门将近30年,直到他在1998年退休。 以上来自维基百科中文版 迪特·拉姆斯 词条。 拉姆斯提出的好的设计(gutes Design)应具备的十项原则广为流传,原文是德语版,后又有英语版和中文版。 创新的可能性还远没有被穷尽。技术的发展不断为设计理念提供新的起点,以提升产品可用性。但设计的革新总应与技术的革新相连,永远不要为了设计革新而革新。 Good design is innovative Gutes Design ist innovativ It does not copy existing product forms, nor does it produce any kind of novelty for the sake of it.

Dieter Rams | 迪特·拉姆斯 - Lei Dong | 董磊
即食 09/18

1 ] Gary Hustwit 的纪录片《 Rams》即将上映,这是他第五部以设计为主题的纪录片。此前的《Helvetica》和《Objectified》广受关注,前者是关于平面设计和字体,后者是关于工业设计,而之后两部,关于城市设计的《Urbanized》以及为威尼斯建筑双年展而拍摄的关于工作空间《Workplace》则较少有人提起。这次 Gary Hustwit 又回到工业设计,关于 85 岁的传奇式设计师 Dieter Rams 的片子,鉴于 Dieter Rams 的知名度不仅仅限于工业设计领域,《Rams》的关注度和播放量可能取得突破。Gary Hustwit 从 2016 年开始拍摄和制作《Rams》这部片子,目前放出了三支预告短片:《 Less and Better》、《 Objects》和《 Simplicity mic drop 》,这三支短片并没有太多的实际内容,无法预见《Rams》会是如何。 Dieter Rams 是活着的传奇设计师,也是一个设计历史的宝库,但是以往的那些采访、文章介绍,甚至包括书籍(英文范围,不知德文范围情况如何),往往都是一个模式,肤浅且刻板,买椟还珠一般,尤其是对于设计师来说。仅从《Rams》的三支预告短片中也能看出一些类似的苗头,并非从历史的角度来看和采访 Dieter Rams,而是仍将 Dieter Rams 视作现时的榜样,用来批判当下或者获取启发,就像是要套用他的" 十大设计原则"来指导设计一般,Dieter Rams 的宝贵价值并非在于此时此地,而是作为战后德国以及更广领域的工业设计发展历程中的最重要的代言人。或许跟 Dieter Rams 的个人喜好有关,但最主要原因来自与采访者的立足点,近些年来的媒体采访内容基本类似。2011 年纽约时报的一个 简短采访倒是有一些有趣的信息。1984 年 Alessandro Mendini 采访 Dieter

即食 09/18
3年了,整个设计界都在等待这部纪录片!

2016年,一部纪录片凭着1分钟的预告在Kickstarter上火速众筹成功,引起设计界的轩然大波。当时说好的1年出片,结果大家苦等3年。如今终于播出,大家纷纷表示: 等得值! 纪录片的导演Hustwit,曾拍摄过设计师必看三部曲,包括《Objectified 设计面面观》。 而这部纪录片《Rams》,讲了一个设计史中无法绕开的人:德国传奇设计师迪特·拉姆斯(Dieter Rams) 。 这是迪特·拉姆斯(Dieter Rams)的新纪录片,他是当今最具影响力的设计师之一,同时,也是他对消费主义、可持续性和未来设计的反思。拉姆斯的哲学不仅仅是设计,而是一种生活方式。 设计圈没人不知道迪特·拉姆斯 ,或者至少听过他提出的《设计十诫》。 五十多年来,他凭借其在Braun和Vitsoe的标志性作品以及他对Apple的影响力,在产品设计领域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记。无数的设计师以他为榜样,他们是他的信徒。 深泽直人说 :他可能是第一个工业设计师,也可能是最后一个。 苹果的首席设计师乔纳森 也是他的迷弟,Rams的设计理念,对Apple 的众多产品产生了巨大影响力。 迪特·拉姆斯被称为德国工业设计之父 ,在出任博朗Braun首席设计师50年里,缔造了一个又一个经典,作品被世界各地博物馆永久收藏。 当我们回看5年前的一些产品,甚至3年前的,会明显感觉造型过时。而这些来自50年前的设计,我们没感到任何不适。它的功能会过时,但这个造型,成为永恒的经典。 老迪如今已经86岁啦,仍然奋斗在设计一线。人们对这位 低调的大师了解甚少。今天我们就跟随记录片《Rams》,看看那些关于大师,你不知道的事。 大师会使用自己的设计吗?答案是当然啦 第一眼看到他的作品,从某种程度上感觉到的是生硬和冰冷。 但当你走进他的家,看到他和他的产品们一起生活,就能欣赏并真正理解它们。 和这样的产品一起生活绝不是冰冷的!家用产品是 真正为用户服务 的,所以它们只需要默默完成自己的工作,而不是跳出来证明自己的存在。 老迪家中使用的几乎都是自己的设计,毕竟对设计的眼光那么挑剔, 市面上很难找到合适的 ...下面是几个是我从上图认出来的↓ Dieter Ram的经典设计Visteo620 Chair,1962年 Dieter Ram的经典设计Vitsoe 606,万能模块化收纳柜 TS 45,TG 60,L 450 Hi-Fi系统 除了自己的设计,老迪家也藏纳着上世纪六十年代的经典设计,比如下面的托内特14号椅。 不可思议的是, 50年来他没搬过家 ,一直与自己打造的这个宁静空间相处,从不厌烦。看了对比图后更是发现,家中几乎没有变化。 40年前的书房VS40年后的书房 40年前的院子VS40年后的院子 一个赌约、进入博朗、一呆就是50年 没错,家里就是有游泳池。 1947年,15岁的小迪到威斯巴登艺术学院求学,专攻建筑及室内设计,每天做木工、搭模型,好不快活! 毕业后,小迪凭借自己的聪明才智被拒绝N次以后,终于成为Apel的建筑师。有一天,小迪的小伙伴指着报纸上一个不知名公司的招聘广告,要跟他打赌,看谁能应聘上,年轻气盛的小迪欣然同意。 后来的事大家都知道了,这家公司就是博朗,小迪在1955年作为建筑室内设计师加入了他们,并且一干就是50年。 用第一笔薪水买的二手菲亚特,老迪露出了孩子般的笑容 好好的做建筑,怎么做起产品了?老迪讲到这里有点害羞:他们向我展示了Hans Gugelot1954收音机, 我立刻迷上了,把建筑师这个身份忘记了 。 没找到初代收音机,放个老迪24岁的成名作,简直天赋异禀啊!这是首款采用透明遮盖的收音机,也是让 人们第一次认识到原来收音机不是「家具」,而是一款「产品」 。 如何在一个公司呆50年? Hans Gugelot SK4 首先 ,要遇上对的人,这里指的是老迪的Boss博朗兄弟。当老迪向博朗兄弟提出一个方案,他们会说:这很有趣,或者这对博朗来说是会是个好产品。多么的鼓舞人心啊! 其次 ,注重协作,一个好产品绝不是靠一个人搞定的。老迪与工程师、模具师混的非常熟。好的合作伙伴,是那些每天都在思考他们所负责的事情和未来我们的社会是什么样子的人。 最后 ,要能解决个人问题。虽然设计部和工程部都没有女同事,但旁边的摄影部有3个呀,其中一个就被老迪娶到啦。 老迪与妻子 Ingeborg,现在仍非常恩爱 老迪看着古板,年轻时候还是很骚的。 理工直男也有小浪漫,大约在他30岁时,参加了一个皮革制作工作坊,灵机一动设计了一个包,想给老婆一个惊喜。 这细节也太到位了吧!只是,怎么,这么方啊 这果然很迪特拉姆斯。 如何当上设计总监? Tsatsas 931 老迪学习能力很强 ...

3年了,整个设计界都在等待这部纪录片!
Dieter Rams | 迪特·拉姆斯 - Lei Dong | 董磊
这个品牌57年只生产3种家具
Structure | 606 Universal Shelving System | Vits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