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哲学:幸福与时间

为什么现在生活比以前(或者古代)好了,我却感觉不到幸福?

实名反对以上所有提" 比较论"(人通过比较才能获得幸福)," 压榨论"(人的幸福就是统治别人)," 感受论 "(人的幸福感阈值提升所以感受不到幸福)的。这些说法完完全全就是封建唯心思想和资本主义竞争思想的混合产物。 我们正面回答这个问题--" 为什么现在生活比以前好了,我却感觉不到幸福? " 这个问题的回答便是--" 你本身就不幸福,所以你感觉不到幸福。 " 也就是说。你" 感觉"不幸福的原因,就是因为你 真的不幸福 。 有的人可能马上就反驳,"荒谬!我现在有吃有喝,住在高楼大厦里面,上下班坐地铁,不知道比那些过去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人们,方便了多少倍!现在打个电话能坐等外卖上门,淘宝购物能买到千里之外的东西,这些古人们能做到吗?......" 停。 别被资本主义鼓吹的"物质极大丰富"给骗了,幸福不是你想象的那样衡量。 我不知道未来的人们生活会是怎样的。但统观所有人类的个体,当人类没有进化成一种新的生命体之前,有亘古不变的 三个指标 。唯有这三个指标,决定了一个人是否是"幸福"的,其余的都只是这三个指标外的表象罢了。看问题,一定要抓住本质。 那么这三个指标是什么呢?我列举如下: --其一, 自由支配个人时间的量的指标 。 --其二, 自由支配个人时间过程的质的指标 。 --其三, 自由支配个人时间结果的质的指标 。 这三个指标都围绕着一个点,没错。那就是 自由支配个人时间 。 换句话讲,从古至今,所有人的占有物质、社会地位、身体素质、知识水平......可能都是千差万别的。但唯一公平的,能统一用尺度去衡量的,唯有 时间 。 再说的透彻一点儿, 你不幸福的原因,就是因为你没有时间 。 那我们把这三个指标再"说人话"一点儿,我们便可得到这样的三句话: --其一,你真的没时间。虽然你的一天肯定是24小时,但这24小时里面有绝大部分,都不是出于自己的自由意志而活着的。(这一部分,典型的例子是 上班族 。) --其二,你有大量的时间。但你不知道如何的去正确的使用这些时间,让你的这段自由时间过的丰富多彩。(这一部分,典型的例子是 学生党 。) --其三,你有大量的时间,你也可以把这段时间过的丰富多彩;但你不知道即便度过这段时间后,你的这段时间对你个人、你周围的人,乃至整个社会而言,到底有着怎样的意义。(这一部分,典型的例子是 大老板 。) 所以你从这个角度,从 时间的角度出发,所有错综复杂的关于"幸福"的问题,全部迎刃而解。什么是"幸福"? 幸福就是我的人生是有意义的。你把这句话拆开,就能得到上面的三个指标。换一种描述方式,那就是 我的人生使用权利, 我的人生使用效率, 我的人生使用结果 。 所以你简单的观察一下,就可以很容易的得到以下的结论。而这些结论与客观事实相吻合: -- 上班族最缺的,是 自由支配个人时间的量。他一天朝九晚六,做六休一,上下班所耗费的时间动辄一两个小时。他没有办法完善的支配他自己的人生,所以他追求幸福感的方式,就是 旅行、 放假 。唯有在旅行的时候,或者在家里慵懒的度日的时候,他才真正的享有了属于自己意愿支配下的人生。 -- 学生党最缺的,是 自由支配个人时间过程的质。他一天除了上上课,上上自习,没什么事情可以做的。他的确完全的支配了他自己的人生,但学校里也没教过,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如何把这段人生充实起来。所以他追求幸福感的方式,就是 谈恋爱、 打游戏 。唯有受到持续不间断的外部感官刺激的时候,他才真正的把自己意愿支配下的这段人生花费了出去。 -- 大老板最缺的,是 自由支配个人时间结果的质。他一天过的很充实,不知道比学生党们充实了多少倍。低俗一点儿的,唱歌、喝酒;高雅一点儿的,写书法、户外运动。他的确完全的支配了他的人生,他也把这段人生充实了起来,但他始终不知道,他自己这段看似充实的人生,对于整个世界的意义是什么。这就是一个很微妙的问题: 倘若这世界有你也能转,没有你也能转,那这个世界还要你干什么?所以他追求幸福感的方式,就是 宗教信仰, 欺压别人 (或者帮助别人)。他去信仰宗教,强调"修行",就是用主观主义麻痹自我,让他缩小自己的世界范畴,进而感受自己的人生是有意义的。他去用金钱欺压别人,或者做慈善事业,搞宗教放生,本质上如出一辙别无二致,都是尽可能的和整个人类社会强行进行互动,进而感受自己的人生是有意义的。 所以你必须从时间这个角度考察;如果你从物质、或者人际关系的角度去考察,那就是浮于表象。为什么说"金钱买不到幸福",却又说"金钱是幸福的必要条件"呢?你从 时间的角度 ...

为什么现在生活比以前(或者古代)好了,我却感觉不到幸福?

实名反对以上所有提“比较论”(人通过比较才能获得幸福),“压榨论”(人的幸福就是统治别人),“感受论”(人的幸福感阈值提升所以感受不到幸福)的。这些说法完完全全就是封建唯心思想和资本主义竞争思想的混合产物。

我们正面回答这个问题——“为什么现在生活比以前好了,我却感觉不到幸福?

这个问题的回答便是——“你本身就不幸福,所以你感觉不到幸福。

也就是说。你“感觉”不幸福的原因,就是因为你真的不幸福

有的人可能马上就反驳,“荒谬!我现在有吃有喝,住在高楼大厦里面,上下班坐地铁,不知道比那些过去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人们,方便了多少倍!现在打个电话能坐等外卖上门,淘宝购物能买到千里之外的东西,这些古人们能做到吗?……”

停。

别被资本主义鼓吹的“物质极大丰富”给骗了,幸福不是你想象的那样衡量。

我不知道未来的人们生活会是怎样的。但统观所有人类的个体,当人类没有进化成一种新的生命体之前,有亘古不变的三个指标。唯有这三个指标,决定了一个人是否是“幸福”的,其余的都只是这三个指标外的表象罢了。看问题,一定要抓住本质。

那么这三个指标是什么呢?我列举如下:

——其一,自由支配个人时间的量的指标

——其二,自由支配个人时间过程的质的指标

——其三,自由支配个人时间结果的质的指标

这三个指标都围绕着一个点,没错。那就是自由支配个人时间

换句话讲,从古至今,所有人的占有物质、社会地位、身体素质、知识水平……可能都是千差万别的。但唯一公平的,能统一用尺度去衡量的,唯有时间

再说的透彻一点儿,你不幸福的原因,就是因为你没有时间

那我们把这三个指标再“说人话”一点儿,我们便可得到这样的三句话:

——其一,你真的没时间。虽然你的一天肯定是24小时,但这24小时里面有绝大部分,都不是出于自己的自由意志而活着的。(这一部分,典型的例子是上班族。)

——其二,你有大量的时间。但你不知道如何的去正确的使用这些时间,让你的这段自由时间过的丰富多彩。(这一部分,典型的例子是学生党。)

——其三,你有大量的时间,你也可以把这段时间过的丰富多彩;但你不知道即便度过这段时间后,你的这段时间对你个人、你周围的人,乃至整个社会而言,到底有着怎样的意义。(这一部分,典型的例子是大老板。)

💡

现实生活中,这三类人其实是互相羡慕的——都觉得对方拥有大量自己所缺失的,都在盲人摸象。

所以你从这个角度,从时间的角度出发,所有错综复杂的关于“幸福”的问题,全部迎刃而解。什么是“幸福”?幸福就是我的人生是有意义的。你把这句话拆开,就能得到上面的三个指标。换一种描述方式,那就是我的人生使用权利我的人生使用效率我的人生使用结果

所以你简单的观察一下,就可以很容易的得到以下的结论。而这些结论与客观事实相吻合:

——上班族最缺的,是自由支配个人时间的量。他一天朝九晚六,做六休一,上下班所耗费的时间动辄一两个小时。他没有办法完善的支配他自己的人生,所以他追求幸福感的方式,就是旅行放假。唯有在旅行的时候,或者在家里慵懒的度日的时候,他才真正的享有了属于自己意愿支配下的人生。

——学生党最缺的,是自由支配个人时间过程的质。他一天除了上上课,上上自习,没什么事情可以做的。他的确完全的支配了他自己的人生,但学校里也没教过,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如何把这段人生充实起来。所以他追求幸福感的方式,就是谈恋爱打游戏。唯有受到持续不间断的外部感官刺激的时候,他才真正的把自己意愿支配下的这段人生花费了出去。

——大老板最缺的,是自由支配个人时间结果的质。他一天过的很充实,不知道比学生党们充实了多少倍。低俗一点儿的,唱歌、喝酒;高雅一点儿的,写书法、户外运动。他的确完全的支配了他的人生,他也把这段人生充实了起来,但他始终不知道,他自己这段看似充实的人生,对于整个世界的意义是什么。这就是一个很微妙的问题:倘若这世界有你也能转,没有你也能转,那这个世界还要你干什么?所以他追求幸福感的方式,就是宗教信仰欺压别人(或者帮助别人)。他去信仰宗教,强调“修行”,就是用主观主义麻痹自我,让他缩小自己的世界范畴,进而感受自己的人生是有意义的。他去用金钱欺压别人,或者做慈善事业,搞宗教放生,本质上如出一辙别无二致,都是尽可能的和整个人类社会强行进行互动,进而感受自己的人生是有意义的。

幸福的本质,就是人生是有意义的。而人生,是要通过时间来度过的。

所以你必须从时间这个角度考察;如果你从物质、或者人际关系的角度去考察,那就是浮于表象。为什么说“金钱买不到幸福”,却又说“金钱是幸福的必要条件”呢?你从时间的角度稍微一考虑就明白了,金钱没法买到第一点的时间的量,但金钱能弥补第二点和第三点,也就是经历时间的质和时间的意义。

为什么说“财务自由就能实现个人自由”呢?因为当一个人财务自由的时候,他就可以夺回原本属于他时间的量了。但这样真的是确定的吗?也不一定,因为财务自由不一定能实现第三点的时间意义。几个小白领出去唱了一下午KTV,最后肯定还是觉得很空虚。

幸福就是非得欺压别人吗?这更南辕北辙了。照这么说古代的皇帝一定是最幸福的,但实际上并不是这样。即便是皇帝,也不一定拥有大量自己可支配的时间。为什么很多人鼓吹“欺压别人才能获得幸福”呢?因为他能部分的满足第三点的需求,也就是通过别人的地位低下,对比凸显出自己的人生是有意义的。既然别人的人生还不如自己的人生有意义,这样的话就会稍微觉得自己的人生是意义的。这就是他们的内在逻辑。很可惜,治标不治本。

最后再补充一点。答主在文中举的例子,都是为了举例而强行分开的,不要拿特殊的个例去反推规律的共性(学生党当然也有搞科研忙成狗的,上班族也不一定非得挤地铁)。事实上这三个指标,是统一的落在每一个人的身上的。一个人可能因为过程的质结果的质这三个指标中任何一个而感觉不幸福,也有可能是因为其中两三个指标的共同作用感到不幸福。这三个指标缺失的越严重,人就越感觉不到幸福。

我们也可以举一反三的去衡量。譬如说流水线上的工人,他这三方面都很缺失。上了班机械作业,下了班回寝室无所事事,整个人生存在感极度缺失(很轻易就可以被替代);自然他是最不幸福的。再譬如说古代的农民,他有着充足的自由支配时间,他的人生存在感也很强(无论是在家庭作为壮劳力的地位,还是在村庄作为人际关系中的一员,他都是不可被替代的),唯一缺失的是自由支配时间过程的质(古代的娱乐方式相对匮乏);综合来看,他的幸福程度,应该是比流水线上的工人要来的高很多的。

综上,当你在考虑你幸不幸福的时候,不妨在这三方面质问自己:

——从自由支配个人时间的量上来看。我的人生的确是由我自己支配的吗?

——从自由支配个人时间过程的质上来看。我自由支配的这段人生过的有趣吗?

——从自由支配个人时间结果的质上来看。我自由支配的这段人生真的是有意义的吗?

倘若你这三个答案回答的都是“是”的话,那么和你的物质占有,社会地位完全无关,你就是一个很幸福的人。倘若你这三个答案都是“否”的话,那么无论你多么出身显赫,或者腰缠万贯,无疑的,你就是个不幸的人。评判的标准,就是这么简单。

————————————————

可能我的描述方式有歧义,在这里再稍微的补充一下。

这三点关系,最重要的不是第三点是第一点,千万不要会错意了。这三点关系不是重要性从高到底的关系,而是逻辑递进的关系。在没有第一点,也就是时间的量的时候,你没法谈时间的质。

你连量都没有,谈什么质?你连一副画都没有,你怎么能说这幅画好不好看呢?你连一个孩子都没有,你怎么能谈孩子的学习成绩呢?

所以底层人民为什么辛苦?因为没有第一点时间的量,所以更不用奢谈第二三点时间的质。你连个人支配的时间都没有,你怎么能说你支配的这段时间过的好不好,有没有意义呢?所以说不可能存在“无量有质”的个人时间(因为没有量、就不可能谈论质),只可能存在“无量无质”的个人时间和“有量无质”的个人时间。前者是多数,后者是少数;但归根结底,他们都不幸福。

什么样的算幸福呢人生呢?能支配“有量有质”的个人时间。

就是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