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uckerberg 与收购的公司高管们的恩怨

Zuckerberg 与收购的公司高管们的恩怨

image
原文发表在彭博社网站
摘自彭博社(Bloomberg)记者 Sarah Frier 的新书
 《NO FILTER: The Inside Story of Instagram》
标题是:Zuckerberg’s Jealousy Held Back Instagram and Drove Off Founders。

photo filters 照片滤镜 / video filters 视频滤镜 (music filters 音乐滤镜)

扎克伯格与 Kevin Systrom 的对比

✍🏻

这本书的这些部分读起来像是电影《社交网络》的续集,更新了这部电影里年轻的主角长大后的样子。

经历

  • 他们的年龄相差只有五个月
  • 在舒适的美国郊区城镇由殷实的东北部家庭抚养长大的
  • 他们都上过寄宿学校:扎克伯格是Exeter击剑队的队长;Systrom则是Middlesex曲棍球队的队长
  • 入读的都是精英大学:哈佛大学和斯坦福大学
  • 对历史和工程学充满热情:扎克伯格对古希腊人和罗马人很痴迷、Systrom则热爱艺术史。

扎克伯格的理念

他会为了胜利不惜付出代价,消灭竞争对手。

冷酷无情的 CEO

  • 滑雪的 case
  • 玩拼字游戏的case

Kevin Systrom 的理念

有极大的热情完善自我,幻想是文艺复兴时期的人

扎克伯格在离职公告中的评价:杰出的产品领导者

  • 滑雪的 case
  • 葡萄酒品酒师证

分歧

扎克伯格理解不了Systrom 对Instagram每一个轮廓设计的痴迷,认为这拖慢了产品开发的速度。

Systrom则担心,Facebook强行推销做法可能会让Instagram失去用户对这个友好社交网络的相对信任。

扎克伯格认为,Instagram将在六个月内开始蚕食Facebook的用户群。

Systrom则认为这不是Instagram抢走了Facebook的蛋糕的问题,而是所有的FB资产与世界上其他所有选择之争。

扎克伯格关注的是“注意力的泛化”

扎克伯格的看法是,除非你能够为尽可能多的人做,否则你做的事情就没什么用处。

通过Facebook,他建立了有史以来最庞大的一个人际关系网络,然后稳步地截取他们更多的时间。

  • 他的对手包括Twitter、Snapchat、Google以及其他争夺注意力的人。
  • 不管是像Twittter那样将更多的官方新闻来源融入到动态消息
  • 还是尝试了5、6次想要增加Snapchat式的阅后即焚照片
  • 他从来都不会因为山寨竞争对手的功能而感到不好意思。

这种拼凑策略往往会让Facebook看起来不够精致,尤其是在跟Instagram对比的时候。

Kevin Systrom 关注的是精英的精致

Instagram则似乎因为做很酷的东西而奖赏美丽和有趣。

Systrom的社区及其文化影响力,在他培养冉冉升起的新星以及跟顶级名人建立关系的过程中也不断发展壮大。

当Instagram 在2013年底推出首个广告时,

Systrom表示每天应该只能放一家赞助商上去,而且他想亲自审查每个广告。

(有一次,他甚至亲自出门编辑了一份炸薯条的促销照片,好让薯条看起来更酥脆。)

扎克伯格坚持要他放弃白手套模式,转而使用Facebook的系统

就赚钱而言,这是个正确的选择。

到2015年底时,Instagram的年收入已达10亿美元。

Kevin Systrom 的觉察和解法

只要Instragram能够迅速发展,扎克伯格就会继续尊重Instagram的独立性。

在人与钱这2件事上的独立性

我们要开诚布公。这么说吧,我要保持独立

我需要资源。有事情发生时,我知道自己未必总会同意,但我需要坦诚。坦诚才能让我继续留在这里。

扎克伯格的猜忌

IGTV: Instagram TV 与 Facebook Messenger 图标的相似引起扎克伯格的生气。

扎克伯格质疑 Instagram 不该披露用户数已超10亿。

Systrom 发现自己在增加产品、雇用员工,甚至发布新品,被迫要满足扎克伯格及其副手的关切。

他告诉Systrom,他相信Instagram Stories的成功不是因为设计,而是因为他们碰巧在FB Stories之前发布了功能。

在Instagram 达到10亿用户,指示增长负责人Javier Olivan 关闭 Facebook app支持 Instagram 的所有方式。

Ben Thompson 评论 Systrom 设计的 IGTV

🥴

在短短几分钟内,Systrom 出色地、准确地,解释了视频消费是如何变化的。 尤其是对青少年来说,突出了当前的解决方案(如 YouTube)是如何不足的,并提出了原则。 应该指导创造一个更好的服务 IGTV (mobile first, simple, and high quality videos)。

image

扎克伯格走的捷径

由于多年来为了让自己的产品赢得注意力和广告收入而去走捷径

包括滥用用户隐私数据来争取软件开发商青睐

放任直播谋杀和自杀事件

以及对干预美国总统大选视而不见等

早期同事间的不一致

在早期的一次会议上,Facebook的增长团队告诉Instagram 员工说

在他们提供帮助之前,他们需要弄清楚Instagram的受欢迎程度会不会导致大家不太愿意在Facebook上发照片

他们的研究结果没有得出定论,但仍警告Instagram说别指望自己的软件能受到同等对待。

Chris Cox

Facebook app的负责人,后负责Facebook公司所有app的高管。

Kevin Systrom 改变汇报关系,由扎克伯克变成 Cox。

决心把留住Instagram的两位联合创始人作为自己的优先考虑事项

Systrom 提醒Cox说自己曾要求过资源、独立和信任。我要的东西一样都没要到。

扎克伯格后来寻求对整个应用家族进行更大力度的加密,对此不能认同的Cox在2019年也离开了Facebook。

Come for the tool, stay for the network. Cox 描述 instagram,这些应该是所有做工具的人的梦想

结局

  • 2018年底时,Instagram的创始人离职
  • 2018年,WhatsApp 和Oculus创始人也相继出走
  • 2019年,Chris Cox 不认同对fb所有家族的应用进行加密,也离开fb
  • Instagram的新任高层老板是Adam Mosseri,曾经是Facebook News Feed的负责人

关于 Kevin Systrom

image

和许多科技公司的创始人一样

Systrom 来自斯坦福大学的兄弟会,但他总是认为自己比其他雄心勃勃的工程师更有艺术气质。

2005年,Systrom 没有辍学,没有接受扎克伯格的邀请,加入了他的初创公司,而是在佛罗伦萨留学。

他的爱好

他一直喜欢漂亮的东西(espresso done just right, fine clothes, old bourbon)

但他的摄影教授让他放弃了自己的高档相机,换成了一种更简单的设备,一种只拍摄方框模糊图像的设备。

这段经历教会他去接受不完美。 “仅仅因为某件事在技术上更复杂,并不意味着它就更好。”

22岁的 Systrom 在播客公司 Odeo 实习,旁边坐着29岁的工程师 Jack Dorsey

在 Google 做了一段时间的市场营销(他觉得工作无聊,用办公室的浓缩咖啡机做了拿铁艺术)

2009年他开发了 Burbn,这是一款用于人们寻找朋友和外出的应用程序。

2010年,这个应用变成了 Instagram。

Jan Koum

image

Jan Koum 写道,上世纪80年代,他在苏联长大,当时监视已经成为生活的一部分。

这让他意识到了自由发言的重要性。

尊重你的隐私是我们的 DNA,我们建立 WhatsApp 的目的就是尽可能少地了解你。

2014

Facebook出价190亿美元(约合1200亿元人民币)收购WhatsApp

2017

Jan Koum 在整个2017年都在反抗董事会允许在 WhatsApp 上发布广告的压力。

2018

3月

Brian Acton 在 Twitter 上写道,Cambridge Analytica泄密事件发生后,是时候删除 Facebook 了。

他后来选择离开了Facebook。

4月

Jan Koum 对 Facebook 收集的大量用户信息感到不安,并希望对这些数据进行更有力的保护。

尽管Jan Koum个人与马克 · 扎克伯格相处融洽,但他认为公司董事会对隐私和安全问题只是口头上说说而已。

关于数据隐私的价值观不和,在4月他选择离开Facebook。

扎克伯格在Jan Koum的离职帖子中写道:

🥴

“我感谢你们为连接世界所做的一切,也感谢你们教会我的一切,包括加密技术,以及它从集中式系统中获取权力并将其交还给人们的能力。这些价值观将永远是 WhatsApp 的核心。”

问题是,‘你忠于什么?’

“你是更忠于公司,还是更忠于保护我们这个社会的基本结构?”

为Facebook开发出了点赞按钮的 justin Rosenstein

Facebook前用户增长事务负责人 Chamath Palihapitiya

Facebook前平台运营经理 Sandy Parakila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