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The Knowledge Project 播客,重点聊了创业心得和读书

2018年,The Knowledge Project 播客,重点聊了创业心得和读书

翻译者
黄一门
类型
播客

♻️
背景:2018年,Shane Parrish的The Knowledge Project博客采访了Patrick Collison

备注:基本按照时间顺序翻译,最后一段关于三藩市的地价讨论较为宽泛,故省略。

教育经历

  • 爱尔兰高中教育有一个“过渡年”,通过这个过渡年学习编程,期间访问了美国的斯坦福大学,觉得美国大学不错。
  • 回到高中发现无法通过常规教育去美国大学,于是自学考入MIT麻省理工。
  • 进入麻省理工6个月后,休学与正处于“过渡年”的弟弟John一起创立了一个公司并被收购,之后又回到麻省理工。
  • 考虑过做物理学术研究,但发现物理学科的进展太慢了,而且自己更享受软件和科技。

爱尔兰和美国的文化差异

  • 爱尔兰很开放。20世纪下半叶脱贫的关键来自于跨国公司的加入和投资。(邓小平来爱尔兰的经济特区考察过,并影响了深圳和珠三角的特区设立)对移民非常开放,同时也有很多爱尔兰国民去往英国、澳大利亚、美国加拿大生活——> 因此,Stripe也非常注重全球化。
  • 爱尔兰注重温情和重视人和人之间的感受。 Stripe也希望是一个温暖的地方,在前台和厨房放音乐、希望让团队成员放松、自在互动。

Stripe的企业文化

  • 答案首先是流动的,与两三年前不同,与未来也不同,因为每个时间段面临的情况和问题不同。
  • 承认这种流动性的情况下,我们主要在团队成员中寻找的是:
    • 严谨清晰的思辨力。有的企业看重和谐统一多过正确,我们想找不介意犯错、愿意跳出常规、寻找正确答案的人。我们希望即开放又求真。
    • 强意志力。因为做大事一定困难。每个正在他们觉得重要的事情的人都应该感同身受。毕竟创业公司的默认结果就是快速消失。所以存活其实是不正常的。你需要找到愿意有人享受、并想要改变这个灭亡的正常航道。如果只是愿意这么做,而不是享受这么做,那过一段时间他可能不会觉得这个工作有多么有成就感。—— 这并不是每个人都具备的品质。
    • 有人情味,关心身边人,希望他们更好。你需要相处起来愉快的人。毕竟工作占据了生活的大部分。

早期的Stripe和遇到的困难

  • 一开始Stripe不是个好主意,也获得很多人的善意劝阻:拥挤的市场、已存在的玩家、来自管控和合作的高门槛。我们年轻毫无经验,甚至都不是美国公民。我们没有明显的占有市场的路径,也不是一个自然可传播并自然获客的社交或消费产品。
  • 我们之所以有信心,来自于我们实在很惊讶为什么类似Stripe的产品并不已经存在,而我们真的很希望有一个。总觉得得有这么一个公司,能帮助一个开发者简单地搭建支付的底层架构,毕竟支付是任何线上公司的首要需求,甚至可以说是一个公司的必备项。而当时已经有几千万开发者在互联网上运营,市场这么大,商业逻辑这么清晰,几乎就是必须存在不可。所以我们在网上苦苦搜索几个月,才不得不承认它当时并不存在。发现它并不存在实在太奇怪了,甚至感觉有点灰心。如果这么明显的东西还不存在,大概就是有一股潜在的不可战胜的力量在阻挠吧。
  • 我们也研究了商业银行在科技上这么落后的原因:第一是银行的监管太多了,很多事情不是银行说的算。第二是货币监理署因为金融危机而停止发放银行牌照。
  • 于是我们开始思考,网上银行是不是也一样呢?结果我们发现并非如此。所以我们开始做一个内测版,让朋友使用。
  • 我们之所以辍学并开始认真对待这件事,是因为我们发现这个初创公司和开发者面对的问题,也是大公司面临的问题。本来以为是个小池塘,结果是片大海。营业额过亿的大公司需要的需求和小公司是一样的。
  • 宏观来看,互联网已经发展20年了,但只是有2%的世界消费总额发生在线上,这说明我们刚刚开始。我们也没有发现什么黑暗力量阻碍着这个能广泛应用的解决方案。而线上支付的市场的发展竟然也十分早期。所以我们决定辍学。

从两个员工到1000名员工,你学到了什么?

  • 一个公司的增长既简单又困难。简单来自于问题通常都很明显,如果你没看到一半来自个人盲点而非问题本身。所以问题变成了”你个人的偏见带来了什么样的盲区?”大部分实际问题的解决也没有那么难。找人、融资、建立系统……没那么简单,但也不是什么科研进展,而且别的公司也都做过。
  • 难点在于你没法控制时间节奏。有的时候是闪电战,你根本没办法控制节奏,你只能控制你的防御方法和速度。有的时候问题虽然好解决,但是问题来的比你解决得快多了,而且还会同时在各个层面以各种形式发生。会让你的心理和情绪难以招架。所以及时你能冷静审视地知道它是怎么回事,当下的情感体验却完全不同。你只能对这些多到不可理喻的问题微笑。这主要是一个情绪管理问题。
  • 你还要在非常不确定的情况下做一些很长期的、很难反悔的决定。这种不确定性又不是真实的。宇宙问题中的不确定性,因为真的不可知,可能还可以轻松地说“我不知道,我随便选一个吧”,但运营公司时面对的不确定性其实可以通过调研、学习、试验来消除,但是因为获取更多信息的成本太高了而作罢。这种情况让人很不满意。最后就变成一个如何平衡攻克未知领域和守卫已有领域的问题。
  • 增长公司的最大问题是在每一个时间学着如何平衡上述问题。而你并不天生具有管理和领导能力。所以你要随着公司的发展同步发展自己,以一个完全不可控的速度。我基本接受了我的管理能力可能就是够不上公司的发展的,所以得想办法赶紧跟上。

如何同时做几件事,并且都做得很好?

  • 我们80%的时间花在优化已有的业务,20%的时间尝试新的。如果我们不守住这80%,基本一定走向灭亡的默认结局。这个比例不均匀地分布在不同团队中。有的更多是已有业务,有的更多是探索新业务。
  • 决定哪个新业务几乎是综合考虑下的赌注。这个赌注很困难,尤其公司越大越不容易。但是很多时候组织不下赌注,不是因为成本多高,而是更多社会和体制的问题。如何让组织的不同部分逐渐尝试新的事物?同时又让他们觉得他们是一个团队的?

现在和五年前的Patrick在做决策有什么不同?

  • 首先是我会更注意决策的速度。你可以以50%的准确度做出两倍的决策,而且这常常是个好事,毕竟很多时候你也可以调整。
  • 再就是不是所有的决策都一样。按照好不好反悔和影响多大来区分的话,不好反悔的重大决策你可以多想想。但别让这一个类型的决策机制主导其他三个类型。在速度至上的情况下,先问问自己:这是什么类型的决策?
  • 我现在刻意地减少决策数量:“为什么这个是我来决定?”大多数情况下因为我是CEO,但有一些如果决定如果是我做,反映了我们组织和体制有问题。很多时候让人做决定不过是其他时间的附生现象。
  • 当我发现我和别人的决策会不一样时,与其讨论决策结果,我会深挖我们背后的决策模型的不同。我们在Stripe会让不同部门写下他们的优化目标——使命、长期目标、他们在内部和外部的用户;我们会发现有一些分歧来自于”我们的理想情况是一致的,但是我们有不同的最有效的实现方式“。这种不是大问题,因为很快就可以看出谁对谁错。比较大的问题是大目标的问题。所以我现在更注重底层的统一。
  • 公司决策的重要性并不像投资机构,有非常明显的“买进/卖出”的二元性。公司的决策更加流动和持续,所以更重要的是建立一个回馈机制。

Stripe最欣赏什么样的文化?

  • 强的。当你问起一个人的时候,他可以说上半个小时这种文化的好,和半个小时这种文化的坏。因为只要文化够强,不可能每个人都喜欢它的每一个方面。比如纽约客或者军队。我觉得大部分企业文化并不能算强,只不过是意志薄弱的组织共识。
  • 完美主义的。经济学人和苹果都对自己有很高的标准。他们都是争当第一的——谁设计了最新的iPhne? 谁发了那篇文章?两种情况下也都是匿名的,因为作品可以自己说话。我很欣赏这种。
  • 长寿可持续的。我们最大的投资方是红杉资本。一时的第一名或前三名可能是主观的,但红杉资本可以被称为有史以来一直的前三名,没有其他的风投机构能做到。怎么做到的?我想向Koch Industries学学。不过五十年间,他们从两千万年收入到现在的一千亿。其他的公司至少需要一个很清晰的驱动力,比如造出一个iPhone然后开始起飞。他们也没有这样的拳头产品。应该是有更深层的体制性的力量,能够这样持续。我还没搞清楚这种长寿持续增长公司的共性。我只是发现巴菲特、芒格和Koch Industries的管理层很喜欢探究人的认知、建立怀疑、觉知偏见、建立清晰的思维体系。

怎么选择读什么书?

  • 我很多都不读。书分值不值得读,和好不好读,只有大概百分之十到二十是又值得又好读,而这些也远远超过你一辈子能读的。所以我只读那些值得又好读的。读完了我再读值得读但是不好读的。很快你就能决定这本书要不要读了。读书应该是一个更加自主性的活动。你可以扫过、跳过、翻回去,不看了。你不是你的书的客体,也不是一个被动的接受者。书是你买的,想干嘛就干嘛。
  • 我买的书只看了一半,看的书只看完了三分之一。有一个日本诗人说“你不应该跟随你欣赏的人,而是跟随他们欣赏的。”所以我试着搞明白我欣赏的人是怎么成为他们现在这样的?他们的上游是什么?

你什么时候读书?

  • 早上、晚上、走路的时候。走路的时候读书很好啊,你的余光可以确保你能走路。平时走路吃饭的时间太多了,拿来读书挺好的。

假设你在家沙发上,刚吃完饭,你拿起一本新书。你怎么读?

  • 我直接翻到书的一半,问我自己“这是不是我想读到的?”如果翻了几页都还不错,我就认真从头读。我弟弟说每个时间点你都该读“对你这个时间最好的书”。所以如果发现一本更好的,放心抛弃正在读的吧。

你都在书上做什么笔记?

  • 我画线、然后在旁边记笔记。然后在每本书最后一页,我记下突出要点的页数,这样我每次重温一本书都可以得到它最有意思的三十个要点。

你常常重新读一本书吗?

  • 通常不重新看。特别好的我会写个书评。

最近给什么书写书评了?

  • A future of Growth by Joel Mokyr. 这本书主要探索为什么工业革命在那个时间和那个地点发生了?这当然已经有很多相关理论了,但正是结果我不可知。英国太多煤了?知识产权?人力太贵了?贸易?Mokyr认为主要知识性多于经济性的。是我们发现了科技发展和知识的重要性,而且我们不是仅仅接受和模仿祖先的知识。

哪本书对你影响最大?

  • 非要说的话,也不止一本。得是好些本编程的书: Paradigms of AI Programming by [Peter] Norvig, Structure and Interpretation of Computer Programs, and K and R C, Programming Language by Brian Kernighan and Dennis Ritchie, the Tanenbaum book [Modern Operating Systems], etc.

哪些小习惯对你影响最深远?

  • 如果我欣赏一个作品,我会主动联系作者,这通常会带来对话,有时还会有深入的了解。当你联系一个人,一半时间他们不回复,一半时间他们回复。不回复也没有什么损失,但是回复了能带来巨大的收获。

有没有一些人们常犯的而你很想要纠正的错误?

  • 大约是没有足够谨慎地选择身边的人。我十八岁时的想法大概是:”我遇到的我喜欢也喜欢我的人“,但这些都是碰巧发生的。人们应该在这件事上花更多的时间。

未来线上支付会有什么变化?包括从消费者和商家的角度?

  • 还是有很多效率待提升。可能因为固定成本或者过程太麻烦,很多微小的支付因此还不存在。同时又因为安全性不够高,类似房租的大额支付也还没有发生。跨国支付也有待提升。仅仅提升商家和消费者之间的连接效率、国家与国家之间的连接效率会带来巨大的经济影响。
  • 同时,更大的问题是什么样的公司得以在今天存活?是创新的、还是平乏无奇但一直存在的?什么决定了他们的增长和扩张?Atlas产品线帮助了很多本不存在的公司得以存在,长期以来也会给经济带来巨大影响。

现存的低效可能有其意义?

  • 现实确实存在矛盾的张力。一方面我们说我们创新不够,另一方面整个社会都在阻止创新发生。
  • 土地也是个好例子,地价和房价增长让创新也变得越来越昂贵(一系列关于地价的宽泛讨论在此省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