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gressive Summarization VI: Core Principles of Knowledge Capture

经济发展的基础不是人们的消费能力,而是人们将梦想变成现实的能力

—— 塞萨尔· 伊达尔戈《为什么信息会增长》

概述一下我认为的数字时代知识捕捉的普遍原则(排名不分先后)

  1. 互动重于消费
  2. 平衡细节与可发现性
  3. 机会性压缩
  4. 直觉大于分析
  5. 将大部分注意力集中在最有价值的信息上。
  6. 隐性知识高于显性知识
  7. 重视问题,轻视答案

互动大于消费 (Interaction over consumption

不要纠结于记录在什么产品里面(继而花费很多选择时间)

反正世界变化那么快,记下来比记在哪里更重要

比记下来更好地方式就是

最大限度的增加与内容本身互动的时间

这种深度参与能让我们在整理信息的同时进行学习 —— 我们筛选重点,摒弃冗余

我们不会通过:名称 - 文件夹 - 标签 来查找我们的记忆

我们的大脑是直接去思考内容本身

回顾下互联网历史

是像 Yahoo 一样,分门别类的整理链接重要

还是像 Google 一样,理解网页之间的关系重要?

所以我们的重点不是把笔记分类

而是发现其中的内在结构

平衡细节与可发现性(Balance detail with discoverability

拥有正确的知识不是最大的挑战

寻找知识才是最大的挑战

我们已经能永久的保存数据

随之而来的问题时,在海量的数据中,我们丧失了索引能力

重要的研究已经在图书馆里蒙尘

因为科学家不知道他们在哪里

有许多让我们生活更好的智慧

却依然深埋在书籍与课程中

知识是存在的,只是我们找不到而已

我们应该抓住每一个机会

让我们从「记详细的笔记」转化为「记录笔记的关键词、核心思想和其他元数据上」

渐进式总结鼓励我们压缩信息层次

让重点更闪亮

偶然与压缩(Opportunistic compression

我们在每次使用某个笔记的时候,都要尽量为其增加价值

这样日积月累,它的适用性会更好

蚁群没有中央领导者

当一只蚂蚁发现食物之后,它会把食物带回巢穴

然后留下一连串的特殊信息素

其他蚂蚁循着这条线索会去寻找食物

慢慢的,这条不清晰的路径

变会变得通透而粗壮

所以在我们每次阅读过去的内容是

记得「留下重点」

你可以把这个看做是一个伟大成就

集合了现在的你和过去的你的「超时空集体智慧」

通过你不断地「增援未来」

让你在未来的某些时刻不再踟蹰

image

直觉大于分析 (Intuition over analysis

不要误会丹尼尔 · 卡尼曼的 系统 1 (直觉)和系统 2(理性)

直觉不是就比理性更错误,他们有不同的适用场景

低保真模型有助于发挥我们的创造力

别担心,没人期望你在餐巾纸背后的涂抹是准确的

但很可能寥寥数语就能参透本质

因为你不会被细节干扰

在创意早期,低保真模型能避免你挨个分析所有的想法的各种可能

继而留出更多的空间给你在更加宏观的角度去思考

用系统 1 过滤,用系统 2 分析

不要搞错了顺序

将大部分注意力集中在最有价值的信息上(Focus most of your attention on the most valuable information

信息的价值不是均匀分布的

这也是为什么大多数信息组织系统都有很大缺陷的原因:

他们强迫你关注每一条信息,而忽略他们之间的价值

信息的价值往往集中在非常特殊的地方:

一句结尾逆转了整个故事的性质(少楠注:想想少年派的结尾)

其他的细节、故事等,都只是背景而已

这就是 PKM 和 PIM(Personal Information Management) 的区别

PKM 关注不是全面的信息,而是你摘录好的片段,你自己添加过的注释等

你真正在构建的是丰富的注意力环境与层次

就像谷歌地图,在不同的层次展示不同的内容

从街道到星球

通过对层次的抽象

你能容纳更多的知识,接受更大的挑战

隐性知识高于显性知识(Tacit knowledge over explicit knowledge

在 Google 时代,似乎建立自己的知识储备是徒劳的

我们想要什么都可以搜索到,那么我们还需要「收集」的意义在哪里呢?

其实创建第二大脑不是让你与 google 抗衡

而是收集隐性知识,而非显性(参考

所谓显性知识就是: E=mc²,可以被分类检索,被变成,被传输。

所谓隐性知识就是:登上山顶之后的那种难以描述的震撼。它不可见,很难转移,根植于你的经验和情感。

渐进式总结就是一个识别隐性知识的训练场

让你从别人的内容中,激发出来你的共鸣

所有的信息都成了你过往的镜子

从中照出来你掌握的,和你想掌握的

并且写下来,增援未来

重视问题而非答案(Value questions over answers

20世纪60年代中期

研究人员Jacob Getzels和Mihaly Csikszentmihalyi对芝加哥艺术学院的学生进行了研究,

给学生提供各种各样的物体,让他们构思一幅静物画,结果出现了两个截然不同的群体:

一种是匆匆选择一个物体,直接进行绘画;

另一种是花了更多的时间,仔细考虑不同的安排。

十八年后证明,后者在艺术上更成功

究其原因是因为

第一组人提出的问题是:怎样才能画出一幅好画

而第二组人提出的问题是:我能画出什么好画

研究人员继续得出结论:

发现问题的质量,是解决方案质量的基石

事实上,是发现和创造问题,而不是任何高超的知识、技术技能或工艺

往往使有创造性的人与其他同领域的人区分开来

第二大脑并不是第一天就要建成

他注定像个孩子一样

拥有无穷的好奇心,不断地问「为什么」

而且对答案永远不会满意

一个深刻又让人不安的问题

其价值远远超过单纯的答案

能为一生的创造性探索提供动力

Progressive Summarization VI: Core Principles of Knowledge Capture